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62.(【二更】“陆以诚,你这个...)
    江若乔醒来的时候, 摸了摸脸,还有湿润的触感。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梦中的那个“她”哭了, 她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哭。

    她呆呆的看着蚊帐顶, 过了一会儿,从枕头底下摸到手机,解锁, 来到搜索页面, 在搜索框里打下一行字——

    等她点了搜索后, 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giao她早已经过了梦到什么醒来后第一时间就去查周公解梦的年纪了啊!!!

    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

    啊啊啊啊!

    江若乔刚想退出来,转念一想:搜都搜了,时间也浪费了,幼稚的行为也已经做了。

    不看结果的话,会不会有点儿亏?

    看吧!

    江若乔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操作着, 看着各种各样的解释,尤其是什么会怀孕,还什么十月生子,五月生女, 实在令人不忍直视, 江若乔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她这是什么沙雕行为??

    她从床铺上下来, 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手间, 一边刷牙还一边在回忆这个梦。

    这个梦跟她最开始做的那个梦有异曲同工之妙。

    别的梦境, 随着苏醒, 越来越模糊。

    这个梦,跟那个梦一样, 越来越清晰。

    江若乔心想,这该不会也是原著中发生过的事,只不过是作者没写吧?这倒是有可能。她刷着牙洗着脸,回忆那个梦,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确有感到安心,她心疼那个“她”,可如果“她”有陆以诚这样的人陪着——那天也不至于塌下来,有陆以诚呢。也许陆以诚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他会打着伞为“她”遮风挡雨、在那样的暴雨天也能送“她”回家,那么,他也一定会看着“她”走出那一段阴影,迎来真正的人生方向,对不对?

    今天是陆斯砚第一天正式入园。

    作为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人,江若乔必然是不会错过。在三个室友还没醒来时,她就已经洗漱好,又给自己画了一个很精致的妆容,喷了香水这才心情愉快地走出宿舍。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居然又又又在宿舍楼下看到了陆以诚,他手里还是提着早餐袋,看来今天也不例外,他还是给她送来了早餐。

    ?

    江若乔一脸迷惑地来到他面前站定,“今天是斯砚第一天入园。”

    陆以诚也有些疑惑,“我知道,所以?”

    江若乔:“所以你今天怎么还给我送早餐?”

    陆以诚沉默了几秒,回道:“我才送了两天。”

    第三天就要半途而废吗?就不送了吗?追求人好像不该是这样,当时蒋延都风雨无阻的送了几个月。

    他不能只送两天吧?

    江若乔:“……”

    她无奈,“你这么老实吗?又不是真的追我。”

    陆以诚眼里有一丝波动,但还是没说什么,将早餐袋递给她。

    江若乔一边接过一边问道:“那斯砚呢?大班好像是八点二十就要入园吧?”

    陆以诚回:“他还在家。现在七点半,时间来得及。”

    “哦哦。”江若乔这才注意到陆以诚买了三份包子跟豆浆,她那一份是她常喝的美式以及可颂。

    江若乔:“?”

    她讶异地抬头看他,“怎么是这个?”

    陆以诚很坦然地问:“你不是喜欢这个吗?”

    江若乔无奈到想扶额,只不过空不出手来,“昨天是包子跟豆浆。”

    这人傻不傻的?

    陆以诚一本正经地说道:“前天给你送的时候,你说第二天要吃包子跟豆浆,所以我昨天带了包子跟豆浆,”他停顿了一下,很认真地看她,“可是你昨天没说你今天要吃包子喝豆浆,所以我买了你习惯的早餐。”

    江若乔:老天鹅!!

    怎么会有这么呆的男人?

    她问道:“那是不是只要前一天我不指定说要吃什么早餐,你第二天都打算买咖啡跟可颂?”

    陆以诚察觉出她的语气不对,迟疑了一下,还是诚实地点了下头。

    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江若乔也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她做事不够严谨?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会儿后,都有些别扭的移开了视线,还是陆以诚首先败下阵来,试探着问道:“那我以后每天都问一下你早餐吃什么?”

    江若乔:“不用不用,就包子跟豆浆吧。”

    a大的食堂是物美价廉的模范代表。

    种类多、量大、食材实在,最重要的是,价格相对于来说还比较便宜。

    就比如这包子,皮薄馅多。

    就比如这豆浆,很是醇厚。

    关键是便宜。

    陆以诚:“……”

    他想了想:“我觉得早餐太单一也不行,迟早会吃腻的,这样吧,以后每个星期调整一次,我会跟你商量好。”

    江若乔:“?”

    她被逗笑了,晨曦中,她梨涡浅显,眉眼精致、眼睛又清澈,如同这早晨的露珠,“陆以诚,你这个人啊。”

    她不说了。

    陆以诚手心有些发热,却还是看着她:他这个人?他这个人怎么了?接下来是什么内容呢?

    江若乔也不说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其实她唇角的笑意已经透露了她未说的话。

    “好啦。”江若乔说,“你先回去吧,我把早餐送上去后,也过去找你们,我今天也要送斯砚去上学。”

    陆以诚点了下头,却没有立马走,而是等了一会儿。

    目送着江若乔进了宿舍楼后,他才离开,离开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她究竟要说他这个人怎么样呢?

    江若乔送早餐到宿舍时,三个人都醒来了,躺在床铺上探头往下看,都在念叨着:“阿米豆腐,感谢陆学霸,感谢陆学神。”

    ……

    江若乔特意在楼下扫了一辆单车,骑车去往陆以诚租的小区。

    她到楼下的时候,陆以诚带着陆斯砚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陆斯砚换上了园服。

    幼儿园的园服很可爱,短袖衬衫搭配小短裤,穿上袜子跟鞋子,陆斯砚就是她心目中的宝贝之星。

    陆斯砚冲了过来,江若乔顺势蹲下,抱住这个小胖子,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今天就要上学了呢。”

    陆斯砚扁扁嘴,拉着书包袋子,“你跟爸爸开心疯了吧,看你们俩,都快藏不住了。”

    “哪有!”

    陆斯砚说:“本来就是,以前也是,幼儿园放假,寒假暑假,你跟爸爸就长吁短叹,恨不得幼儿园永远不放假!哼~我还不了解你们?”

    江若乔:“……”

    陆以诚:“……”

    这个嘛。他们暂时还不能体会到为人父母对孩子放假这事有多无奈,对孩子上学有多兴奋。

    不过还是很开心的!

    因为早上八点二十到下午四点这个时间段,他们都不用操心了~

    “被我说中了吧?”陆斯砚哼哼两声,“反正每次开学的时候,妈妈都能多吃小半碗饭,爸爸打扫卫生的时候还会哼歌!”

    越说陆斯砚就越激动。

    怎么这样啊。

    江若乔跟陆以诚都保持沉默,等陆斯砚叭叭叭的控诉了一通、心情变好后,才牵着他往外走去。

    陆斯砚左手牵着江若乔,右手牵着陆以诚。

    发了一通牢骚后,陆斯砚又觉得自己很幸福,看一眼爸爸,又看一眼妈妈,眉眼弯弯的,“爸爸妈妈,我想坐飞机。”

    显然陆以诚跟江若乔都没t到他的梗,都很诧异:“坐飞机?可是我们要上学,你也要上学欸,你是想去哪里玩吗?”

    这时候轮到陆斯砚无语了,“飞机,飞机你们不知道吗?”

    陆斯砚仰天长叹,“年轻的爸爸妈妈好傻啊!你们出力把我提起来,我飞一会儿,这就是坐飞机!”

    这是每次爸爸妈妈送他上学,或者一起接他放学时,必备的项目啊~

    江若乔跟陆以诚这才明白过来,对视一眼,都用了些力气,出力提起他来,陆斯砚也顺势用力,咻咻咻的离开平地,平稳地迈过几块石板,“好玩好玩,再来一次~”

    江若乔:“…………”

    虽然无语,她却不知道自己脸上的笑容有多灿烂。

    这应该就是小孩感到最幸福的瞬间了吧。

    爸爸妈妈送去幼儿园,或者从幼儿园放学时,被爸爸妈妈牵着,讲着在幼儿园一天发生的事。

    这样的美好。

    *

    陆斯砚进去幼儿园后,陆以诚跟江若乔都有事情,在幼儿园门口分道扬镳。

    江若乔的有事,是想探寻一下梦中的种种。

    她清楚地记得梦中一些标志性的建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网上发帖询问了一番,没想到真有热心网友回复了,并且告诉了她地点。那是一个科技园附近,要说偏僻也不算偏僻,毕竟那里也有大公司,可要说非常繁华,那也不是,至少附近没有大型的购物商场,离地铁站也有些远。

    可她还是去了。

    等她来到那家咖啡馆时,整个人都顿住了。

    跟梦中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梦中的咖啡馆装修稍显旧了一些,而现实的咖啡馆看起来才像是装修好没多久,门口还摆着别人送的开业花篮。

    她试着找了角度,学着梦中的“她”站在屋檐下那个位置,抬头看去。

    一模一样,只是,梦中是一个暴雨天,而现在是晴天。

    江若乔越发肯定:那不仅仅是一个梦,不是醒后就该忘记的梦,而是原著中真实发生过的事。

    如果她没觉醒,如果陆斯砚没来,那这件事还是会按照正常轨迹那样发生。

    江若乔第一次有似梦非梦的感觉。

    究竟什么才是真实呢。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是真实,还是梦境?她真的改变了自己的结局了吗?

    正在她思索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转过头看向另一个方向,却猛然顿住。

    只因为不远处,有个人朝着她走来。

    跟梦中一模一样。

    梦中的陆以诚打着伞朝着梦中的江若乔走去,步伐坚定。

    现实中的陆以诚顶着烈日朝着她走来,如出一辙的坚定,没有半分迟疑。

    江若乔呆呆的看着他。

    陆以诚也很意外,他现在在礼哥公司兼职,他负责的岗位有点特殊,礼哥就拜托一个前辈给他一些学习资料,正好那个前辈在这附近的一个大厂上班。拿了资料后坐公交车准备离开,在车上时看到了江若乔,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在公交车停在下一站时,他下定了决心下来了,一路小跑着过来,果然看到了她。

    她怎么在这里呢?

    陆以诚在江若乔愣怔的目光中来到了她面前,顶着烈日,他额头上也出了一些汗,却仍然温和地问:“这么大太阳,怎么在这里?”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