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57.(【三更】陆斯砚你不是爱妈...)
    江若乔还是接了过来:“这是什么?”

    陆以诚回:“干发帽。”

    “我知道。我看得到。”江若乔抬眸瞥他, “我是说,这从哪里来的?”

    陆以诚摸了摸鼻子,温声解释道:“其实很多超市都会有这样的活动, 购物满多少可以换取生活用品, 这家超市也是。你今天买的东西正好满了金额,我就换了一个干发帽,你应该用得上吧?”

    江若乔嗯了一声。

    抬起头看向他, 她不由得憋住了笑意。实在是超市人来人往, 他们又站在灯光明亮之处, 听他一本正经地念叨着超市的规则, 很有种令她为之触动的生活气息。

    唔。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投桃报李。

    虽然这个干发帽是换来的。

    江若乔本来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导购送的洗面奶,现在也派上了用场。她从袋子里翻找了一下,找到那支男士洗面奶递给了他,她眼睛明亮, 瞳仁在灯光之下似乎是琥珀色的,很漂亮,“那这个给你。也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上。”

    陆以诚似乎非常惊讶。

    他看着她,迟迟没有伸出手去接。

    江若乔心里有些许别扭, 但还是特意强调解释道:“这个是导购非要塞给我的赠品, 这是男士洗面奶我用不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你要是要, 你就拿着, 不要就算了。”

    陆以诚还没说话。

    一旁的陆斯砚拆台了, “哪有非要塞给你,明明那个阿姨说了, 不要洗面奶的话,牙刷也可以的。”

    江若乔:“??”

    陆斯砚你不是爱妈第一人吗,你今天怎么回事!!居然拆妈妈的台!!

    她必须要为自己解释,“我又不傻,牙刷多少钱,洗面奶多少钱,是人都会选择贵的赠品。”

    这是大实话,牙刷才几块钱,这支洗面奶可是价值好几十块。

    当然要选择洗面奶啊!薅来的羊毛用不用得上是一回事,但能薅就是要薅~

    她似乎是有些气恼了,就要收回洗面奶,嘀咕了一句,“不要算了。”

    陆以诚却伸出手来,拿过了那支洗面奶,低声道:“不要浪费。”

    江若乔:“……”

    既然碰头了,那也要分开了。江若乔已经分好了东西,几乎一大半都是给陆斯砚买的,只有一小部分是她的,陆以诚看了她的购物袋一眼,迟疑着问道:“重不重?要不我先送斯砚回去,再给你提过去?”

    江若乔抬头看他。

    不知道他是真的这样想,还只是客套客套。

    可只要是人都看得出来,她这些东西不可能重的。

    就两套洗护用品,一小盒无糖酸奶以及一点点香印葡萄。

    这能重到哪里去?陆斯砚都能提起来健步如飞。

    “不用,很轻的。”江若乔回,“我自己完全可以提回宿舍。”

    陆以诚嗯了一声。

    他们在超市门口分开的,江若乔朝左的方向走去,陆以诚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牵着陆斯砚往朝右的方向走去。

    夕阳拉长了他们的身影。

    *

    江若乔很快地就回了宿舍。

    她全天都在注意论坛走向,姐妹们很给力,这件事情带给她和陆以诚的影响,在多人的努力之下,已经降到了最低,大家现在关注的不再是脚踏两条船这件事是真是假,而是……更关注陆以诚能不能追到她以及,陆以诚跟蒋延是不是要打起来,甚至有些还写了类似小论文来各种推论。明摆着风向变了。

    所以,现在营销也成了一种热门的谋生手段。

    似乎事情是真是假,已经不再重要,谁能掌握住舆论方向,谁就掌握了“真理”以及财富。

    江若乔一开始也很沉迷于此,她也因为营销自己,才得到了今天的成绩,有了不小的粉丝数量,但看过原著、又经历这件事后,她觉得自己不能沉迷,这也是她坚决杜绝人生方向往网红靠拢的原因。没有人脉,没有背景,一切不过是空中楼阁,就像在原著中,女配精心经营的账号被黑,一夜之间被封号,她数年来的所谓事业,对于资本来说,只是寻常的一句话,人家一句话就能将这一切都摧毁。

    她现在才明白那句话,资本是万恶的。

    在原著中,女配数年的心血毁之一旦不说,之后的工作乃至生活处处不顺到了极致,这一切都只是源于一件事——她曾跟某个人谈过恋爱,恰好这个人也曾喜欢过她,这便成为了她的原罪。

    江若乔现在的想法也很粗暴。

    谁来招惹她,她剁了那人的爪子。

    *

    另外一边,出租屋里。

    陆以诚这几天都没正式上课,时间还很多,还有足够的时间给陆斯砚做饭。

    两人回了家后,陆以诚开始收拾江若乔买的这些东西,再一一分类放置好。

    有水果,陆以诚看了一眼,还都是贵的水果,有香印葡萄,有一种什么瓜,看起来也很贵,还有跟乒乓球那么大的杨梅。

    有零食,陆以诚头疼,要怎么说,小孩最好少吃点这种反式脂肪酸的零食??

    还有牙膏。

    最开始令陆以诚结账时呼吸急促的牙膏,江若乔给陆斯砚买了两支。

    陆斯砚紧紧地抱着牙膏,“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是橙子味的,妈妈说她的牙膏也是橙子味的~这样刷过牙后嘴里就是跟妈妈一样的味道了。”

    陆以诚听了这话,收紧了手。

    除了这些东西以外,江若乔还买了一些食物,有鸡翅,也有西红柿土豆这类的菜……

    等等,沐浴露洗发水是怎么回事?

    陆以诚难以理解,她怎么会买这些东西,家里又不是没有。而且这种东西缺了他都会去补上。

    陆斯砚看他一手拿着洗发水,一手拿着沐浴露,想都没想就说道:“妈妈说,你买的那个洗发水含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妈妈说这个用着好,头发会跟她一样顺。”

    “妈妈说,你买的沐浴露也很便宜,香味太廉价了。说那个牌子她都没听说过,是很杂很杂的牌子。”

    陆斯砚翻翻找找,找到了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盒子,得意地说:“这是我妈妈给我买的,说这是儿童用的洗发水沐浴露~~”

    什么东西,只要加上儿童专用这四个字就不会便宜。

    陆以诚无奈扶额。给斯砚买就算了,给他买……

    他隐约有些明白她的用意。

    大概是觉得他给她买了早餐,又没收她的钱,所以想从别的方面补偿吧。

    真是……

    陆以诚都没发现,他脸上此刻染上了淡淡的笑意。

    陆斯砚小嘴叭叭叭的介绍了一通,总之只有一个中心思想:我妈妈最会买东西了,我妈妈买的东西我天下第一喜欢!我妈妈最爱我了!!

    终于他口渴了。

    陆以诚的耳朵也得到了短暂的清净。

    陆斯砚喝完水后又去了洗手间。

    窄小的客厅里只剩下陆以诚一个人,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地瞟向购物袋,迟疑了一会儿,终于抬起手从购物袋里拿出了那支男士洗面奶来。

    其实他是用过洗面奶的,当然不是自己去买的,他根本就不会买这种东西。

    只是有几回杜宇跟王剑锋买的时候,都顺便给他买一支,他再给钱。

    他也不会讲究什么牌子不牌子。

    更不会去研究男士洗面奶的包装。

    这一刻,一向觉得时间非常宝贵的他,竟然近乎认真地逐字逐句地看着这男士洗面奶背后的配方以及注意事项,那细致的神情仿佛是在看什么论文。

    正当陆以诚看得仔细入神时,洗手间里传来冲水声,紧接着门也开了。

    陆以诚跟做贼心虚一般,好像手里拿的是什么危险物品,慌忙地将洗面奶又放回了购物袋里。

    只是脸上的慌忙还未全身而退。

    还好陆斯砚压根就没注意到他。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