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56.(【二更】“因为我爸爸是最...)
    杜宇此时此刻只想吃瓜, 内心满是震惊,哪里还顾得上宿舍还有一个喘着气还活着的蒋延。

    蒋延全身都笼罩着一层冰霜。

    王剑锋感觉到宿舍的气氛,可谓是一触即发, 他连忙打断了作死的杜宇, “老幺,走,我们去食堂买拌面, 你不是说想吃拌面吗, 再晚一点, 油条跟咸豆浆也要卖完了。”

    杜宇被王剑锋这样一提醒, 刚想脱口而出“吃什么拌面吃什么油条,哪有瓜好吃”,他冷不丁注意到蒋延的冰冷神色,这才察觉到:哦,蒋老板在宿舍啊……

    杜宇也不是全然没有眼色。

    他在a大的人缘很好。

    他一拍额头, “瞧我差点忘记了,走,老王,我请客!”

    王剑锋试图缓和气氛, “得了吧, 你饭卡还有钱?不是从来不充值吗?”

    杜宇:“……”

    只能忍了。

    两人若无其事的拿起手机跟宿舍钥匙就出门了。一关上宿舍门,杜宇就抓着王剑锋, “靠, 看来是真的了, 不过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王剑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两人刚到楼梯口, 就碰到了别的宿舍的几个贼八卦的男生。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搓了搓手,难掩好奇与激动:“老王, 小杜,你们宿舍是不是真的啊?听说江若乔跟蒋延分手了??”

    杜宇:“……”

    怎么他就是小杜了?

    王剑锋一脸老神在在,“不知道。”

    男生:“你们一个宿舍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另一个男生也说:“就是啊,你们关系那么好,怎么可能不知道,来,说呗!分享一下八卦,实在对不住,是我女朋友对这件事情太感兴趣了,非要让我来打听。”

    王剑锋:“……”

    “不知道。”王剑锋的回答很官方,“我们不知道。”

    另一个男生又问道:“我就是好奇,江若乔为什么甩了蒋延啊??肯定是她甩的他。”

    杜宇面无表情:“关你屁事啊。”

    “行,最后一个问题,真的是最后一个,老陆是不是真的在追江若乔,这才是我们最感兴趣的!”

    王剑锋难得的爆了粗口。

    两人快速甩开这几个男生下楼离开了男生宿舍。

    当然一路上也碰到了不少同学,大家伙的目光都有些怪——

    好奇、疑惑、鄙夷……兴奋?

    杜宇拿出手机来,“不行,我要问问陆总,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外人都比我们知道得多?”

    这个社会太可怕了。

    怎么连蒋延跟江若乔分手的事都被人扒出来了呢?

    王剑锋阻止了他,“先别吧。老陆这个人你还不了解?他要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他不想说你磨破嘴皮子也没用。”

    杜宇这才收起了手机,“这事吧……我怎么觉得那么怪呢,总觉得陆总不会做这样的事。”

    可不是。

    陆以诚是谁?他如果真的想谈恋爱,分分钟就能谈了,可他根本就没将心思放在这上面。

    一个全然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谈恋爱的人,即便是有了心思,也不太可能去找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的女生吧?

    王剑锋何尝不这样认为,刚想点头,突然想到在农家乐时的几件事,一脸凝重。

    也不是没有可能。

    比如,中午的时候江若乔想打井水冲洗拖鞋。

    陆以诚那时候明明是在厅里跟他说话,却在察觉到她要打水时,话都没说完他就出去帮她打水。

    比如,当时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时,陆以诚为什么选择喝了酒。

    他最后一个联系的异性是谁?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又比如,当时江若乔撞见了蒋延跟林可星之后决然要走,那会儿他们都没有上前拦住蒋延,并不是说帮助蒋延,而是人家情侣要分手时,旁人又怎么好掺和进去?陆以诚那会儿怎么就冲上去了呢?

    这本身是个问题,可因为那会儿的情况太过混乱,谁也没有静下心来思考。

    像老陆这样的人,一般是不会轻易插手别人的私事……除非,除非他有非做不可的理由。

    那会是什么理由呢?想不通。

    “再等等吧。”王剑锋一脸凝重,“等老陆说。”

    其实他们宿舍的关系看似简单,但也没那么简单。

    真要选择的话,杜宇更喜欢陆以诚,因为陆以诚这个人靠谱。蒋延吧……也不是不好,为人也很仗义,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如果现在出了什么事,不管是杜宇还是王剑锋,首先寻求帮助的对象一定是陆以诚,而非蒋延。

    *

    与此同时,江若乔也在全方位关注这件事。

    不意外的是,有一些人匿名回帖说她脚踏两条船,说她没有廉耻之心竟然游走于两个男人之中,但是这类言论很快就被其他人拍熄了,在大片的评论中,这几个是刺眼了点,但也不至于如鲠在喉。无论在哪里,即便是那种关系生死的新闻,只要受害者不是那样完美,都会被人攻击是活该。她这个……也就是毛毛雨啦。

    意外的是……因为陆以诚平日里形象太端正,竟然没有一个人认为她跟蒋延分手,是他导致的,是他插足的。

    这……

    江若乔:“?”

    这算不算另类的好人有好报的现实例子,大家都很相信他的人品。不友好的评论不多,但也有,有的是冲着蒋延,有的是冲着她,但就是没人冲陆以诚。江若乔哭笑不得,也好,本来在整件事中,陆以诚可以说是最无辜的一个,她也不希望他因为她而名誉受损。

    再大的事情,也不过是几天的热度。

    轰动娱乐圈的事,最长也不会超过三四天,更别说他们校园中的事了。

    a大的学生大部分都更在意自己的生活以及学业,还真的很少有人会过分关注他人的私生活,江若乔有经验,这件事就算再怎么狗血再怎么戏剧性,最多后天早上就没人会顶贴了。

    江若乔从论坛退出来后,习惯性地去看了一眼社交账号后台。

    自从察觉到养娃艰难后,她分外的在意自己的收益以及资产,每天都要在后台去看一眼自己的收益,不然就要上氧气罩了。

    她前几天上传的“怀旧”视频,效果惊奇地好。

    播放量比以往任何一个视频都要多,转发跟评论点赞也是。

    她每一个视频都用了心思,所以产量不大,但受众一直很固定,人气也是,这一次平台大概看她的视频有值得推广的价值,竟然推她上了首页,这样一来,她的视频就更多人看了,就连她都有些诧异:这是要红的节奏吗!

    只不过,有点可惜,她志不在此。

    在知道了原著后,对当网红什么的就更加没有兴趣了。

    下午时分,陆以诚的导师找他有事,于是他拜托江若乔带着陆斯砚去拍摄证件照。

    幼儿园老师要的,要十张一寸蓝底证件照。

    江若乔欣然应允。

    下午从陆以诚手里牵过陆斯砚,陆以诚还特意叮嘱了一句:“对面一条街有一家圆梦摄影,有拍证件照的,价格也挺便宜,照片当时就能拿到,九张照片一组,一组二十块。”

    江若乔表面听了,实际上等陆以诚走后,她就带着陆斯砚打车去了她之前去的摄影店。

    那什么圆梦摄影,一组二十块的照片能全方位拍摄出她儿子的俊俏可爱吗!

    那必然不能!

    江若乔去的摄影店算是很有名的,拍摄出来的证件照也比别处要好看得多,当然,随之而来的是价格也不便宜。

    就连摄影师都夸赞陆斯砚:“小孩长得真帅真可爱,比电视上的小明星还好呢。”

    陆斯砚站在蓝色的幕布前,悄悄挺起胸膛,“因为我爸爸是最帅的,我妈妈也是最美的。”

    “真的啊?”摄影师打趣,“等你长大后,你爸爸就不是最帅的了。”

    陆斯砚问,“为什么呢?”

    江若乔站在摄影师后面,扑哧笑出了声,“因为你就是最帅的啦。”

    陆斯砚有些害羞,“这句话还是不能让我爸爸听到。”

    摄影师的拍摄水平很好。

    陆斯砚长得也好,自然而然,成品也很喜人。

    幼儿园要十张照片,本来江若乔是要洗两组的,干脆让店主洗了三组出来。

    陆斯砚问:“为什么要洗那么多张?”

    江若乔摸了摸下巴,“大概是想珍藏吧,”她拿出一张来放在钱包里层,“比如这样。”

    陆斯砚嘿嘿笑。

    忙完后时间还早,江若乔就干脆带着陆斯砚去逛超市。陆斯砚说什么都不肯学着别的小宝宝那样坐在购物车里,他很严肃很正经地说:“我五岁了,怎么可以跟小宝宝一样?”

    旁边一个妈妈推着她六岁的儿子坐在购物车里:“……”

    妈妈笑了出来,调侃自己的儿子,“你看,这个小帅哥多懂事。”

    妈妈的儿子显然很佛很咸鱼,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可能是我腿比较短。”

    妈妈:“……”

    江若乔也笑了起来,跟这位妈妈互夸了一番,“你儿子真可爱。”

    这位妈妈本来也想说你儿子也很帅的,一看江若乔的长相,估摸着也就是二十岁左右,还是学生来着,便说道:“你弟弟也很帅。”

    陆斯砚:“?”

    不是弟弟!

    阿姨你站住!!

    陆斯砚鼓着脸费力地推着购物车,他不让江若乔推,对此理由也很充分,“爸爸一直这样做的。”

    爸爸不在,那当然是他来做。

    江若乔:“……ok,你来。”

    超市很大,母子俩逛了半个多小时,除了给陆斯砚买吃的用的,江若乔还特意去了洗护用品区,超市里也有导购,导购见江若乔是有意思买的,一顿天花乱坠的夸后,又道:“姑娘,你现在买两套,还有赠品的哦。”

    最后,江若乔买了两套。

    导购神秘兮兮的从纸箱里拿出一支男士洗面奶递给她,“本来赠品是牙刷,但姑娘我看你爽快,特意给你破例,送你洗面奶!”

    有没有很惊喜,有没有很感动!

    江若乔:“……”

    因为江若乔实在是买了太多东西,都堆满了购物车,陆斯砚早就预料到这阵仗,提前就跟陆以诚打了电话。

    陆以诚一忙完就往这边匆匆赶来。

    当然他过来面临的就是这样一幕——

    江若乔跟陆斯砚站在一边,他们的脚边有两个很大的购物袋,袋子里都装满了东西。

    陆以诚突然头疼。

    “小票还在吗?”陆以诚问。

    江若乔:“好像还在,我找找。”她蹲了下来,在其中一个购物袋里找到了购物小票,很长很长,足以可见她买了多少东西。

    陆以诚:“你要吗?”

    “不要。”她要这个做什么,她意识到陆以诚不可能无缘无故问这个问题,便将购物小票递给他,“你要?那给你。”

    陆以诚接了过来,“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完他就拿着小票去了别处。

    陆以诚来到了换购处。

    他来过这家超市,知道这超市有这样的活动,购物满多少可拿小票换取一些东西。

    陆以诚将小票给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是很热心的大妈,“小伙子,你自己挑,看你要什么。”

    陆以诚看了一眼后面的货架。

    有小袋包装的大米,有小壶食用油,还有一板一板的鸡蛋,洗洁精、抽纸等各类生活用品。

    他目光逐一掠过去,停留在一个粉色物品上。

    “阿姨,那个是什么?”

    大妈扭过身,拿起粉色物品,“你说这个,是干发帽。你要吗?好像还有灰色,我给你换换?”

    “不用。”陆以诚说,“就要粉色的。”

    大妈将干发帽递给他。

    陆以诚低头看了一眼,看起来还不错。他拿着干发帽小跑着又回到陆斯砚跟江若乔所在的地方,他迟疑了一下,将干发帽递给她,“这个给你。”

    江若乔目光转移到这个干发帽上:“?”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