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53.(【一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
    江若乔想了一下, 在陆斯砚说的那个未来里,她是跟陆以诚结婚了的,如果陆以诚有一个令人如鲠在喉的青梅妹妹, 那个她是一定不会选择嫁这么个东西的。无论是什么时候, 她也许不会相信别人,但一定会相信自己,无论是哪个自己, 她都相信。

    而且, 跟陆以诚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

    这个人不善言辞, 有点儿呆, 有点儿沉默,但人品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也说过,他家里基本上没人了,自己一个人一个户口本。但凡他有比较亲近的“妹妹”,这段时间都不可能说完全没有音讯。别看陆斯砚才五岁, 这小孩就算是大人都很难忽悠到他,所以,要是陆以诚有什么情况,陆斯砚搞不好是第一个就察觉到的人, 以陆斯砚的性格, 他会不跟她说吗?

    这小子可是连陆以诚出去理个发都要跟她汇报的啊。

    要真有妹妹,姐姐, 陆斯砚都得闹得天翻地覆不可。

    想着想着, 江若乔的神情一下子严肃, 一下子眉头又舒展开来。

    三个了解她的室友, 你看我我看你,都品出了不对劲。

    不, 不对。

    若乔不是这样的人,她如果对陆以诚没有一点点心思,她犯得着这样吗?

    很显然,江若乔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这是怎么了啊老天鹅!!

    陆以诚又不是她什么人,不是暧昧对象,不是男朋友,他有没有青梅妹妹,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她犯得着这样认真仔细地考虑这个问题吗??

    江若乔甩了甩头,嘀咕道:“管他是有妹妹还是有姐姐,这不重要!”

    云佳狐疑地看她:真的不重要吗?

    那为什么你说起妹妹姐姐这两个词时,明摆着一副“本宫被恶心到了”的表情?

    江若乔理智回笼,看向三个室友,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现在对她来说,蒋延这个已经分手的前男友属于外人中的外人,陆以诚因为是陆斯砚的爸爸,所以勉强算半个自己人吧。不管怎么看,都是她跟陆以诚比较重要,那就别怪她厚此薄彼了。实在是……古往今来,都没有帮外人的道理吧?

    “美女们,仙女们,本人想交给你们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江若乔期待地看着她们。

    云佳自言自语:“怎么感觉没什么好事,可以拒绝吗?”

    江若乔一脸正色:“当然不可以,我们可是义结金兰过!”

    “?也可以割袍断义。”

    江若乔:“……”

    当然只是开玩笑的,高静静说:“你说呗,什么重要的任务。只要不是让我们去接手蒋延就ok,不是的吧?”

    江若乔:“?我这个人人品究竟有多差,才会给你这种错觉啊?”

    高静静:“哈哈哈哈哈~”

    “算了,回归正题,第一……”江若乔酝酿着。

    骆雯扑哧笑了出来,“我感觉不止一个重要的任务。”

    “喂!”

    “好好好,姐你说你说,我都听着呢。”

    “第一,让所有能知道的人都知道我跟蒋延分手了,我要跟这个人彻底划清界限的。”江若乔说。

    这是必须要做的事。

    分手这种事当然是要宣告天下。免得走在路上别人还把她跟蒋延当成一对,那就不好了,对她不好,对她未来的男朋友更不友好。

    三个人齐齐开口:“就这?就这??当然没问题!”

    不赶紧解绑,还等着未来收蒋延跟林可星的请柬被恶心膈应吗?

    最好八辈子都不要再扯上任何关系了。

    江若乔满意极了。

    瞧瞧,这就是姐妹的力量,这就是姐妹的心。什么男人……那都是过眼云烟。关键时刻,还是得靠姐妹。

    江若乔又沉吟道:“如果别人问起分手原因……”

    云佳:“这还用说,不守男德的人就该滚出去,不分还留着过年当鞭炮炸了吗?”

    骆雯:“靠难不成我们还要替他遮掩,他是给了我一个亿吗?给一个亿我是可以考虑说瞎话的。”

    江若乔:“……不用一个亿,一千万你就说瞎话吧,到时候我们五五平分就好。”

    骆雯鄙视她:“你还能有点节操吗?”

    高静静:“这是个很好的社会案例,让女生们注意妹妹这种事,也让男生们自个儿掂量掂量,到底是缺亲人,还是缺女朋友。”

    江若乔却摇了摇头:“可以,但没必要。别人问起来,就说未来理念方向不同分手的。官方一点的理由吧~你们都知道那边明星分手给的理由吧?按照那个模板说就行~”

    她的确是想占据道德制高点没错,但并不代表要将蒋延钉在耻辱柱上,将对方打得不能还手甚至社死,没那个必要,一场恋爱而已,对她,对他都是及时止损。

    她希望的是大家能尽快地忘记她跟蒋延的过去,而且这时候提起林可星那点事对她有什么好处吗?舆论终究是把双刃剑,她可没自信能掌握好,把林可星带进来,只会让剧情复杂又狗血。林可星毕竟是林氏珠宝的千金。

    多年吃瓜的经验告诉她,做人做事都不要太绝,而且她有必要给自己立一个被辜负的苦情人设吗?难道让大家以后看到她时,都要想起她跟蒋延那堪比年度大戏的过去吗?光是想想她都头皮发麻。

    她也不是什么痴情人啊。

    她是真的想跟蒋延好聚好散,不要扯皮拉筋,不要撕逼,不要你泼我脏水,我掀你老底,太难看了!这种事可不要出现在她的人生历史中。

    三个室友听了江若乔的话,也陷入了沉思。最后还是尊重江若乔的决定。

    江若乔再听着三个室友怎么商量处理这两件事,心下大为感动。其实她是真的很想将斯砚的事说给她们听,可她又确实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起码也得等跟蒋延分手的事彻底消停下来后,再找合适的时机坦白从宽。

    “美女们,我决定了。”江若乔说,“你们接下来一个星期的奶茶我都包了,喝什么都行~”

    云佳第一个举手,“一天每人上限几杯?”

    江若乔:“几杯??你们还想喝多少杯??”

    养陆斯砚这只吞金兽也就算了。现在室友们也要化身为吞金兽了吗?

    *

    江若乔这边在跟室友们讨论大事。

    陆以诚给陆斯砚洗完澡后,自己拿了睡衣进了洗手间。a大附近也是寸土寸金,他租的这房子比较小,洗手间更是小,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在里面实在是局促,站在花洒下,水冲刷了一天的疲倦。陆以诚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一天中为数不多的惬意时光便是此刻,他也习惯了在这个时候想一些事情。

    跟蒋延彻底闹开,后续有很多事情需要好好考虑、琢磨、安排。

    他跟江若乔是避免不了的会有所接触,而且随着斯砚上幼儿园,他们的接触会越来越多。江若乔跟蒋延也分手了,在外人眼里,他跟蒋延也是朋友……那之后别人会怎么看待他们三个人的是是非非呢?

    大概是有三种应对方法。

    第一种,他什么都不做也不说,最后的结果是,江若乔可能会被人误会为脚踏两条船,甚至严重一点的结果,也会被人误会她在恋爱期间出轨。

    第二种,顺势对外承认跟斯砚的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牵绊。这是最不可取的,是下下策中的下下策,这违背了当时他跟江若乔一致反对上报的决定。随着跟斯砚的感情越来越深,他越来越无法忍受自己的孩子会遭遇任何不好的事。斯砚马上也要上幼儿园了,他会像这里所有的小朋友一样,有一个正常的生活,也有很多朋友。他不希望斯砚的生活被影响,更不希望别人看斯砚跟看怪物一般。

    第三种……给人制造一种错觉,他喜欢上了好友的女友,等他们分手后他奋起直追。当然,这样一来,他肯定是会被人误解的。

    但是权衡这三种办法。

    要么是斯砚受到影响,要么是江若乔受到质疑。

    要么就是他。

    就算是之前没有对江若乔产生过微妙的心思,陆以诚不会也不想她被人误会,更别说是现在。

    不需要权衡了。

    也许这也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

    陆以诚已经有了决定,这个决定可能他会被人误会,但也没关系了,至少对外也算是解释了江若乔跟蒋延分手后,他跟她越走越近的原因。反正跟蒋延也闹开了,迟早有一天别人也会看到他送江若乔回宿舍,看到他跟江若乔一起吃饭。

    第二天一大清早,陆以诚就起来了。

    幼儿园还没开学。陆斯砚还睡得正熟,这段时间,陆以诚也摸清楚他的规律,便趁着他还没醒来,以最快的速度洗漱之后出门了。

    还没正式开学,很多学生都没返校,清晨的校园里也没什么人。

    陆以诚左手右手都提着东西。

    他一路疾走来到了女生宿舍楼。

    其实在昨天之前,他都很少往这一块走,男生宿舍楼跟女生宿舍楼隔着一段距离,他就算之前来过,也是匆匆离开,从不会往这边看,因为女生宿舍楼跟他没有关系。他心里是忐忑的,明明清晨的气温也不高,可手心还是烫出了汗。

    来到宿舍楼楼下。

    他跟雕塑一样站着。

    迈出这一步来,并不容易。

    陆以诚平时的人缘很是不错,有同系的女生看到他跟白杨一般站着,心下狐疑,以为他是有事情,便走上前来问道:“陆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陆以诚一阵沉默。

    女生也很耐心地等着,他们同系不同班,不过陆以诚这个人在她们系女生中风评特别好。

    平时他们有需要帮忙的,陆以诚向来都是二话不说就帮。

    现在明摆着他需要帮忙,那肯定就不能视而不见。

    而且她也很好奇,令他们系的宝藏校草露出这样迟疑又纠结神情的事情究竟是什么呢??

    明明陆以诚是学霸中的学神,向来都没有事能难得住他的。

    什么事呢?

    陆以诚意识到自己沉默的时间太长了,抬眸看向这位女生,他艰难地开口道:“同学,你好,能帮我叫一下外语系的江若乔吗?”

    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中,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来给她送早餐。”

    女生:“????”

    有路过的女生:“!!!!”

    ??什么情况啊???

    究竟是怎么回事??陆以诚来给江若乔送早餐??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过是一个暑假,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吃瓜群众都不知道的事!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