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51.(【二更】“从今以后,我们...)
    气氛是有些微妙, 甚至是紧张的。

    如果更具体的描述,就像是古装剧那样,两个男人之间的剑拔弩张, 可谁也没有主动出击, 都在隐忍,或者说是等待。

    江若乔:“……”

    今天可以被载入到她的历史了。

    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样快。

    她看向陆以诚。

    陆以诚也看向了她。

    在蒋延看来, 他们两个人是在对视。他的呼吸加重, 目不转睛的看着江若乔。如果不是他亲眼看到, 他也绝对不会相信, 有一天他会看到他的好朋友跟他喜欢的人在一起。或者说,就算真有这么一天,是杜宇也好,是王剑锋也好,都不应该是陆以诚!

    陆以诚知道, 从现在开始,就只是他跟蒋延的事了。

    他压低了声音,语气沉静地对江若乔说道:“不是说明天还有很多事吗?你先上去。”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他是这个意思。

    江若乔心想,也对。这个事情三个人对峙的话, 麻烦又狗血。既然陆以诚大包大揽了, 那她也不会在这时候拆他的台,便点了下头, “那好。”

    殊不知, 这样平淡的对话, 在蒋延听来简直是诛心!

    他甚至都没想到,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看不到的时候, 这两个人关系已经这般亲近了!

    江若乔继续往宿舍那边走去,她会经过蒋延身边。

    正在这时,蒋延探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仅仅只是一瞬,陆以诚原本平淡的眸子里多了别的情绪,他想上前来,却还是停下了脚步。

    有的事,是他跟蒋延的事。

    有的事,是她跟蒋延的……

    江若乔轻轻地挣扎了一下,蒋延跟被烫到了一样飞快松开。

    平心而论,在恋爱中,除了妹妹事件令人诟病,蒋延别的方面都很好,完全是一个合格甚至优秀的男朋友。他不会勉强她半点,她不愿意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就比如之前真心话大冒险,她不愿意配合,那他也只是消化消极的情绪,也不会以男朋友的身份勉强她做不愿意做的事。

    她挣扎,她拒绝,他就会放开。

    蒋延声音艰涩,苦笑道:“我只是想给你生日礼物。若乔,生日快乐。”

    江若乔并非是铁石心肠的人。她跟蒋延也有过甜蜜的时光。

    如果换作其他人,也许会不舍,也许会难受。可是她是江若乔,她连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能冷眼旁观,更别说他人的。

    蒋延代表着什么呢?

    危险、不确定。

    他的余情未了对她来说更是麻烦,如果他分手后就放下她,再见她只当是陌生人,兴许她心里对他还有一点点为数不多的感激,因为被他遗忘,被他放下,就意味着她即将彻底走出剧情的牵绊。

    蒋延准备的礼物,她更是不能收。

    她看都没看那个精致的包装,语气平静地说:“蒋延,这不合适。”

    说完后,她便快步走进了宿舍楼。

    剩下蒋延失魂落魄、黯然神伤,而陆以诚只是从容镇定的站在一旁,明明该是旁观者,可是他又是参与者。

    江若乔进去后,蒋延又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另一个进入备战状态、似乎被人觊觎了领地的暴躁雄性。

    蒋延再看向陆以诚时,已经完全不复之前的友好亲近,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更是愤怒。

    “陆以诚……”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个名字来。

    陆以诚却像是没有察觉到危险一般从容。

    这个点女生宿舍楼下的人已经没几个,不过也不排除会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

    陆以诚一手插在裤袋里,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唯独少了从前的温和,“要聊的话,去别的地方聊。”

    蒋延死死地咬着腮帮子。

    陆以诚却没管他,径直转过身往别处走去,蒋延没有办法,只能目光阴森的跟了上去。a大有一处荒地待开发,这里远离了热闹的教学楼跟宿舍楼,就是白天也很少会有人过来,更别说是这样的夜晚。

    等站定后,陆以诚感觉到一道风,他动作迅速地躲了开来,原来是蒋延冲他砸拳头。

    即便是躲避的动作,陆以诚做起来也是丝毫不显狼狈,两人依然对峙着,蒋延很想狠狠地揍他,可又觉得事情还没问清楚,这样冲动的话,只会显得自己很幼稚。蒋延硬生生地压下了揍他的冲动,只是厉声问道:“陆以诚,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

    陆以诚看着这样恼羞成怒、这样愤怒的蒋延,神情依然是平静的,只是沉默了几秒后,他平声道:“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蒋延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可听到这个回答时,仍然难以接受,他不可置信地道:“你是我兄弟啊。”

    他们之前关系是那样的好。

    同学两年,自认为彼此也算得上是可以相交一生的朋友,可是他的好友居然对他的女友有那样的心思?蒋延无法接受,光是想想就目眦欲裂、怒火难当。

    陆以诚本来是沉默不语的。

    可是在瞥向蒋延那似乎被好友以及女友双重背叛的惊怒神情时,终于还是开了口,“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朋友这个身份的事。”

    或许他心里的想法连他自己都惊愕。

    可终究是无愧的,他没有做过对不起朋友的事。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在旁观。

    “你没做过?”蒋延的声音越来越高,“你这叫没做过,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

    陆以诚回道:“你们已经分手了。”

    他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这件事,蒋延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也会遇到这种事。

    这什么破事!

    蒋延气急不已,“分手了也不行!”

    陆以诚微抬眼皮,“不是你说了算的。”

    两个人好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两个人在系里都算得上是风云人物。外形气度出色,成绩也优异,不过两个人的性格气质不一样,陆以诚自不用说,就是学姐学妹心目中的食草系校草,蒋延酷爱篮球等各项运动,他看起来懒洋洋地,却也有凌厉的一面,看起来就不是很好招惹,所以当他跟江若乔恋爱后化身为忠犬男友,很是让一干人眼窗脱落。

    明明陆以诚这样的老好人该被压制的。

    可他其他方面又太过优异,所以校草这个称呼,其他人都觉得落在他身上更令人诚服。

    此时此刻,陆以诚很平静,蒋延很暴躁,仔细看看,居然还是陆以诚不动声色地在控场。

    蒋延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现在不该冲动,他努力逼着自己冷静下来,看向陆以诚,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这事他越想越膈应,明明想着冷静,却还是口不择言起来,“是不是我跟她还没分手的时候你们就……”

    陆以诚厉声打断了他,“够了。”

    蒋延冷漠的瞥他。

    “请注意你的言辞。”陆以诚道,“不要侮辱我,也不用侮辱她。你们分手,是你没有界限感,是你做了错误的事情,跟其他人没有关系。”

    蒋延深吸一口气。

    虽然的确是很愤慨,不过他也听得出来,陆以诚说的是真话。

    更何况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否认自己做过的错事。

    蒋延问道:“那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她?”

    问这个问题时,蒋延心里是残留着一丝希望的。他希望陆以诚说,不是喜欢,也希望陆以诚说,只是恰好碰到了才走了一段路。

    他多希望陆以诚回答,不是。

    这个问题,令陆以诚沉默了。

    他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又怎么可以说给别人听。像陆以诚这样的学霸,如果要证实一件事,起码也得列出几个能说服他的理由,一二三四五,起码也要阐述五个以上的论据,否则怎么论断这种事?

    喜欢江若乔?

    为什么喜欢?喜欢她什么地方?

    他自己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怎么回答,人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尤其是这样重要的事。

    不喜欢江若乔?

    好像也不太准确。不喜欢的话,不至于给那么多关注,更没必要生出那样的情绪来。

    所以,他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当然要闭嘴,当然要沉默。

    可是他的沉默,在蒋延看来是默认。

    蒋延闭了闭眼睛,攥紧了拳头,却实在无能为力,最生气的那一刻已经过去,此时此刻,只想嘲笑自己。做人怎么会这么失败,先是弄丢了喜欢的人,现在又被告知,他非常信任的朋友居然也喜欢她。

    是不是他这个人太差劲了?

    蒋延想起了那天在陆以诚家里看到的喷雾,这才是令他抓心挠肝的一件事,他想确认。

    “最后一个问题。”蒋延疲倦地问,“那天我在你家里看到的喷雾,是不是她的?”

    陆以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是。

    可是那时候,蒋延跟她还是恋爱关系。这样回答的话,对她不太好,会被误会在恋爱存续期间,却来了他的家。

    继续说实话的话,又会将斯砚牵扯出来。

    更何况,他有自己的想法,哪天真要跟第四个人提起这件事,必然也是经过他们两个人共同的同意。

    现在她也没在,他不可以私自将斯砚的事情说出来。

    陆以诚没有直接回答是或者不是。

    他只是说道:“是斯砚妈妈的。”

    蒋延原本整个人都是绷着的,听到这个回答,才放松下来,打从心里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还好他们两个人没到那个份上。

    也没什么聊的了。

    月光倾洒。

    蒋延脸上已经不复苦涩,而是一种近乎决然的冷漠,他转过身,沉声道:“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说完后,他便大步离开。

    他离开之后,陆以诚抬头看了一眼皎洁的月光。

    “很早前就不是了。”他这样想。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