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49.(【三更】没在怕的。...)
    蒋延狐疑地看着陆以诚。

    主要还是陆以诚跟江若乔明显是在说话的样子。可是, 他都想不起来,这两个人好像一点儿都不熟吧?

    还有,陆以诚怎么会在这?

    陆以诚也看向了蒋延。

    四目相对, 中间隔着江若乔, 只是江若乔跟陆以诚的距离,远远近于江若乔跟蒋延的距离,人来人往的人群好像这一刻成了一道楚河汉界的分界线。江若乔跟陆以诚是一边, 蒋延在另一边。

    陆以诚依然目光沉静。

    他为什么在这里?他怎么在这里?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在江若乔跟蒋延分手之后, 他似乎就不该为此烦恼了。

    江若乔见陆以诚不吭声, 蒋延也走上前来, 她再看看陆以诚的目光,竟然明白了他此刻的想法。

    不过,不管陆以诚跟蒋延以后会不会做朋友,至少,她觉得, 她跟蒋延分手的事情不要牵连到他。

    本来这一切就跟陆以诚没有关系。

    她残存的良心告诉她,不要牵扯陆以诚,不要他被人误会为插手朋友的感情。

    他这样正直真诚的人,不该被人这样误解。

    江若乔抢在前面开了口, 语气平淡地说:“正好碰上了。”

    她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不早了,我还有事, 先走了。”

    说完不去看蒋延是什么表情, 却掠过了陆以诚的脸, 紧接着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公园门口, 蒋延想要叫住她,却又及时地想到自己已经没什么立场了。他目光有些颓然, 看向陆以诚,仍然难掩疑惑,“陆总,你怎么在这?”

    陆以诚知道江若乔是什么意思。

    他并不介意。

    不过既然她的态度这样明确,那他也不便去说什么,“有事路过。”

    “哦。”蒋延又问,“你跟若乔在聊什么?”

    “没聊什么。”陆以诚回。态度有些生疏。

    蒋延心里是有些疑虑的,但究竟哪里疑虑,为什么疑虑,他也不知道。最后想了想,应该就是陆总说的那样,他来这边办事路过。虽然陆总跟若乔互相都不熟,但毕竟之前他带着若乔去参加过宿舍的饭局,前几天农家乐大家也都是一起……就算算不上熟人,但见面应该也会打一声招呼。

    陆以诚也迟疑了一下,“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蒋延回过神来,“好。你先去。”

    陆以诚走了。

    蒋延在公园门口站了一会儿也走了,是跟陆以诚以及江若乔截然不同的方向。分手带给人的打击还有难过,并不是一瞬间的,就像此时此刻,蒋延心里虽然知道他们分手了,可他的潜意识还有身体没有走出来,他是迟钝的……所以能够看着江若乔离开,然而等他走过一条街,坐上了公交车时,又在公交车上看到街道一家卖手工冰淇淋的店时,似乎有一根针钻入了他的心中,算不上剧痛,但如此鲜明,这根针未来会越扎越深,深到,一旦想拔、出,必然会千疮百孔。

    他现在还能保持平静。

    只是因为内心深处有一道声音在告诉他,别放弃。

    只要这个念头还在,只要他还能见到她……分手的痛也能麻痹。

    *

    江若乔先陆以诚一步,她先来了他说的鸡汤面馆,给陆斯砚点了一份鸡汤面。

    在等待老板下面时,她又去了附近的餐馆,点了两荤一素。

    京市一切都是快节奏的,老板的面条很快就好了,那边餐馆的三道菜厨师也以最快的速度炒好,等江若乔提着重重的打包盒走进酒店大厅时,看到陆以诚正站在电梯口等着。他望着电梯上方跳跃的楼层数字,非常出神,可是电梯到一楼门开的时候,他又没进去,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

    江若乔走了过去。

    还没走近,他便收回了视线,侧过头看向了她。

    陆以诚并不是听到了声音,而是先闻到了气味,那种清甜的花香味,她身上的。

    他看她提着打包盒,伸出手来,意思不言而喻。

    江若乔也将手里的打包盒递给了他。

    从她手里,到他手上,两人也不可避免的有了很浅淡的接触,她的手指划过他的手心。陆以诚顿了一顿,很快恢复自然。江若乔倒是没什么反应。

    两人一同进了电梯,江若乔用房卡刷了一下。

    她给陆以诚订了钟点房。

    现在还没到退房时间,她跟前台那边打了招呼,前台给开的是她隔壁的房间。

    两人站在电梯里,谁也没说话,主要是刚才的事情,的确是令人措手不及。

    还好到了她所在的楼层,两人一前一后从电梯出来,来到了给陆以诚开的钟点房,陆斯砚早就等着了,看着爸爸妈妈一块儿回来的,高兴得在床上乱蹦乱跳,根本就不像是生病的小孩。

    可能是太开心了,比较清淡的鸡汤面陆斯砚也是吃得津津有味。

    江若乔跟陆以诚坐在椅子上吃她打包来的三个菜。

    两个人三个菜也正好合适。

    他们俩没有说话,不过有陆斯砚在,就永远都不会冷场。陆斯砚过来看着那三道菜口水直流,哇哇大叫,“犯规了犯规了,怎么有我喜欢吃的小炒肉,还有土豆丝我也好喜欢的!”

    江若乔倒是想给他夹几筷子菜。

    陆以诚淡淡地出声阻止,“这些都加了辣椒,而且重油重盐,不太健康,他还没彻底好。”

    江若乔耸了耸肩,对可怜兮兮的陆斯砚说:“没办法,陆医生不允许。我也没办法。”

    陆以诚:“……”

    也不用调侃他是医生。他的确只是遵守医嘱而已。

    陆斯砚只能恋恋不舍地移开了视线,继续埋头吃面。

    大多数时候,陆斯砚都是很讲道理的。

    陆斯砚安静不过几秒钟,又抬起头问江若乔,“妈妈,湖心公园是不是很好玩?”

    他不提湖心公园还好,一提,江若乔跟陆以诚都挺不自在的。

    江若乔逼着自己转移注意力,“在未来,我没有带你去湖心公园吗?”

    陆斯砚摇了摇头,“没有欸,我都没听说过!”

    江若乔心想,看来这公园应该是未来扩建改名了。

    母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今天陆斯砚都退烧了,陆以诚也准备等退房后带他回家,在酒店这边住着也不是事儿,而且就这两天要开学了,江若乔应该也要回宿舍。陆斯砚没有再坚持非要跟江若乔在一起了……他觉得酒店也没有很好玩,还是家里的床睡着舒服,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想念家里的玩具了。

    吃完饭后,陆以诚很自觉地开始收拾起桌面垃圾。

    陆斯砚则去了洗手间。

    江若乔知道陆以诚是介意这种事的,毕竟他们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可……这些天确实莫名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以后就好了,男生之间的友情她管不着,她只能尽量让自己做得像模像样一点,至少要在陆以诚面前做个人。

    她压低声音说道:“他应该已经接受了分手的事,我跟他也是真的结束了。”

    所以,以后不用感觉有什么心理包袱了。

    不过,她同时也感觉到,怎么这话说出来怪怪的?

    她明明是想阐述一个事实,明明只是想说她跟蒋延是分干净了,怎么说出来后……就给人一种“她向偷情的情夫汇报”,哦,不对,陆以诚这正义凛然的模样可不像是做出毁三观的人,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她向自己的正牌丈夫说明以后不会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

    怎么回事?

    要了老命了。

    陆以诚淡淡地点了下头,好像对这件事一点都不在意,看起来很大度的样子。

    江若乔:踏马更奇怪了。

    她又说道:“今天的事应该也没什么的。”

    陆以诚这才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算了,归根到底,接下来也是他跟蒋延的事。

    他跟蒋延同窗两年,又同住两年,对彼此也是有一定的了解,之前的种种细节江若乔都不知道,她不知道蒋延曾经在他家里看到了那瓶喷雾,也不是很清楚当时蒋延借了另外两个人的手机都没打通她的电话,可是用他的手机却打通了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她会觉得没事,他却没那么乐观。蒋延很快就会意识到不对劲的,这也没什么,早在之前,他就做好了跟蒋延友情到此为止的心理准备。

    没在怕的。

    他没有做错什么,她也没有做错什么。

    *

    蒋延并没有回去名门华府。

    这一天太多冲击了,他暂时还没能消化,只随便开了个房间。

    躺在床上,脑子里耳边回响的是若乔说的那些话,关于可星的,关于他妈的。

    冷不丁的,更多的事情闯入到他的脑海中。

    第一件事,那天去农家客他去陆以诚家里,看到的那瓶喷雾。

    第二件事,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时,陆以诚为什么不愿意回答最后一个跟他联系的异性是谁。有什么不能说的?

    第三件事,杜宇跟王剑锋的手机给若乔打电话,她都直接拒接,怎么用陆以诚的给她打,她就接了,真的是因为没存号码以为是陌生来电所以才接的吗?

    还有今天。

    今天太奇怪了。

    虽然以碰巧遇到为由也说得过去,但他还是觉得不对。

    哪里不对?

    蒋延猛地坐了起来。

    神情。

    对,是神情。

    如果只是恰好碰到打个招呼,为什么他们的脸上都不见碰到并不熟的人的生疏与应付,反而,反而给人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不对劲,很不对劲。

    想到某个他最不愿意去想的可能,蒋延的神色晦暗不明。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