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39.(【二更】晦气!...)
    “陆总, 你说我真的错了吗?”

    陆以诚闻言,依然沉默。

    对这件事情,他不方便发表任何评价。蒋延是对还是错, 也不是他能说的。

    对于陆以诚的沉默, 蒋延并不在意,这本来就在意料之中,蒋延顺势站在了离陆以诚不远的位置, 他靠着墙仰头, 整个人如同一张脱力的弓箭, 他压低声音道:“我知道, 你们都觉得我错了,认为我不该带着林可星过来,可你们不知道所有的事情,林可星对我来说,真的只是妹妹, ”他自嘲一笑,“杜宇如果在这,听到我说这个词,估计又要发飙了。但不管你们信不信, 对我来说, 她就是妹妹。”

    “她的妈妈很照顾我跟我妈。对我有恩情,这些年来, 我也一直住在她家。”蒋延低声道, “林太太对我很好, 林先生也是, 如果不是他们,我跟我妈这些年来不会这样的轻松, 当年我爸出事之后,如果不是林家的收留,那些人不会放过我跟我妈,这十年的安稳生活,是林家给的。你说,我能避开她吗?如果我避开了,如果我当自己以后跟林家没有半点关系,我还是人吗?我还有良心吗?”

    陆以诚并不想听这些事。

    他对于蒋延跟林可星有什么渊源,不感兴趣。

    对蒋延有什么苦衷,也不想听。

    这些事情本来就跟他没有关系。

    陆以诚站起身来,琢磨着是不是该回房了,斯砚跟她的电话应该也结束了。

    谁知道,蒋延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生生地阻止了他的步伐。

    月光之下,蒋延似是自言自语,“如果你是我,也会这样的。”

    陆以诚停下了脚步,侧过头来,阴影中,他好像一半在光明,一半在阴影。

    蒋延自嘲一笑,也站直了,准备转身走。

    陆以诚叫住了他,声线一如既往的平淡,“我不会。”

    蒋延顿住,瞥了他一眼,“什么?”

    “我说我不会。”陆以诚穿着白色t恤,下穿过膝宽松的浅灰色睡裤,他面容沉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自己一定会介意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对别人那样做。虽然,情侣关系并不如夫妻关系那样受到法律的约束跟保护,可我觉得,任何关系,成立的那一刻开始,就要有一定的道德感。如果,我无法拒绝这样一个人在我的生活中扮演非血缘妹妹的关系,那我就不会跟其他女孩子建立恋爱关系,因为这样对对方是不公平的。”

    蒋延有些错愕。

    为了陆以诚的话。陆以诚很少会对什么事发表评价,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他不是当事人,未知事情全貌,评价会很片面,那不合适。

    说完之后,陆以诚也是后悔。

    跟他本没有关系的事情,又有什么好说的。

    但非要让他说点什么,那这就是他想说的话。

    林家施恩的对象是蒋延跟蒋延的妈妈,不是江若乔,江若乔跟林家还有林可星没有半点关系,她不需要背负这件事,也有足够的理由拒绝甚至分手。

    陆以诚说:“如果是我,我不会让我的女朋友跟我一起对林家心存感恩,这与她无关,与我们的感情也无关,同样的我也不会让今天的事发生。蒋延,你如果问我,这就是我的看法。”

    蒋延垂头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你说得对,是我……越界了。”

    他不该,不该让他跟若乔的感情受到所谓恩情的影响。

    他是他,受到林家恩惠的人是他跟他妈妈,不是若乔。

    他又凭什么要若乔跟他一起对林家感恩呢?

    若乔不理解,不接受,是应该的。

    是他……不对,是他错了。

    他豁然开朗,对陆以诚说:“谢了。我现在去跟杜宇道个歉,今天手重了。”顿了顿后,又道:“我会跟若乔道歉,会重新挽回她,争取让她再给我一个机会,另外,可星那边,我会注意分寸,以后跟她减少往来,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当然他也要对可星道歉。

    说到底,这件事是他一个人错了,跟若乔无关,跟可星也无关。

    只是,他再也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对可星了。

    陆以诚没有作声,此时此刻,光线偏移,他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阴影。

    *

    第二天一大早,江若乔就换上了偏正式风格的连衣裙,也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拿上准备好的资料打车出发去那家翻译公司。

    公司地处cbd中心的写字楼。

    这里交通便利,五百米内就有地铁站公交站。公司在一栋写字楼大厦的十五层,她看着那些光鲜亮丽的白领进进出出,不免也产生了憧憬。其实到了这时候,就会发现,什么谈恋爱分手,在人生中占据的比例太小,甚至都没有她即将面临的面试重要。

    来到十五层,前台小姐知道她是过来面试岗位的,便给了她一份表格,带着她来了会议室,又跟她要了证书以及身份证去复印。

    江若乔也是这时候才知道,今天不算是面试,只是初试笔试。

    京市人才太多,一些公司的岗位都是好多人同时抢。

    本来她这样没毕业的大学生是连初试都进不了的,因为这公司对岗位的要求写得很清楚,即便只是兼职,也是要求学历是全日制本科。她现在还没毕业,还好这公司的老板跟汉服店老板娘是好友,再加上她又是a大的学生,这才为她破例了。她在会议室坐了一会儿后,前台小姐拿来了笔试题给她,说是笔试题,更像是一张试卷。

    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坐在考场。

    从她的角度来看,这些题目是很有难度的,比起学校考试卷子难度还要高。她打起精神来,还好,她这个人虽然大多数时候三观都无,可一直谨记要提升自己,切不可因为上了大学就放飞自我,毕竟她在外立的是学霸人设,要是考试挂科是家常便饭,那不是翻车了吗?所以,她的专业成绩虽然不像陆以诚那样逆天,可也拿得出手……

    她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地答完了所有的题目。

    最后一题,是用英语来写小作文,写下自己的职业规划。

    今天她是意外,但也不失望。

    毕竟别人看在老板娘还有她是a大学生的份上破例了,可也坚持自己的原则,让她先笔试,只有她的笔试令上级满意了,她才会真正的迎来面试。还真别说,越是这样,江若乔反而越安心。

    她在网上查过这公司的信息,这公司的大本营并不是京市,而是在申城。

    在业界算是有一定的名气,即便她只是兼职,相信也是她未来履历上比较精彩的一笔。

    从公司出来后,什么蒋延什么林可星,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江若乔也想清楚了,不管剧情怎么发展,不管会不会有蝴蝶效应,那都不是她能控制的,她还是把心思用在眼下才好。

    在原著中,剧情折腾她,让她一败涂地,让她分外可怜,可也没折腾死她,她照样活着。

    那么,以后再差也不会比原著中更差。

    *

    农家乐这边。

    云佳她们三个都不愿意搭理他们四个男生,很早起床,就在房间解决了早饭。

    四个男生来到院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情都不算多好,昨天开开心心的来,今天却这样……蒋延昨天跟杜宇道歉了,杜宇虽然心直口快,却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也硬着头皮跟蒋延道歉了,两人算是和好看了。蒋延吃不下早餐,他很担心江若乔,这会儿伸出手,有些尴尬的跟杜宇说:“老幺,你手机借我一下,我给若乔打个电话。”

    杜宇:“……”

    蒋延解释:“我只想确定她现在好不好。”

    杜宇没办法,将手机递给了蒋延。

    蒋延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来,拨通了江若乔的电话,但没几秒之后,那边传来机械般的女声,提醒他,电话那头正在通话中,滴声后留言,毫无疑问,江若乔是看到杜宇的号码,直接拒接了。

    杜宇:“……”

    他唉声叹气:“行吧,我们都是被殃及的池鱼。你看,江若乔都不接我电话了。”

    蒋延看向王剑锋,渴求之意很明显。

    王剑锋无可奈何的将手机递给他。

    蒋延赶忙又拨通了江若乔的号码,结果一样。

    也是到这个时候,蒋延才对分手这件事有了比较实质的体会。任谁都看得出来,江若乔是来真的,她是真的跟蒋延分手了。

    蒋延惊慌失措,看向了在一旁喝粥的陆以诚。

    陆以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昨天避过了,今天注定无法避过。

    蒋延跟陆以诚借手机,陆以诚垂眸道:“等一下,我先回个重要的消息。”

    说着,他摁亮手机解锁,将通讯录里的江若乔号码删掉。

    又回到短信界面,他应该删掉跟她的所有短信来往的,可是……犹豫了几秒后,还是没删除。他相信,蒋延只是想打个电话,不会去查看别的东西。

    陆以诚将手机递给蒋延。

    蒋延背得下江若乔的电话号码,手速很快地拨出号码。

    ……

    江若乔正在面试公司楼下的咖啡厅排队等美式,烦不胜烦的拒接了杜宇跟王剑锋的电话号码,手机再次响起来,她脸上满是不耐之色,却看到来电显示是陆以诚,她顿了顿,陆以诚打来的?

    有可能是蒋延借他的手机,但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打来的。

    陆以诚找她会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斯砚有关的事?

    这一迟疑,江若乔按了接通键。

    还没等她说话,那头传来蒋延急切的声音:“若乔,你在哪?”

    她面无表情,直接挂了电话。

    晦气。

    ……

    农家乐院子里,陆以诚一直听着那边的动静,听到了蒋延的话,他眼睫垂着,她接了电话?

    可下一秒,蒋延又满脸失望,她挂了电话。

    杜宇一脸好奇惊讶:“怎么回事?江若乔接了电话,她这是区别对待啊!”

    怎么挂了他跟老王的,偏偏接了陆总的?

    歧视他们啊??

    陆以诚下意识地攥紧了手。

    王剑锋开口道:“你神经啊,我们俩都跟江若乔换了号码,她一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我们,陆总跟江若乔又没换号码,她那边看到的是本地陌生号码,当然会接啊。”

    杜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也对,他跟江若乔当初交换联系方式,是因为他要追云佳。

    王剑锋则是跟江若乔都在学生会,两人都有对方的联系方式。

    蒋延可没顾上这个细节,他失魂落魄地将手机还给陆以诚,声音沙哑得不像话,眼底下也有着淡淡的青色,他整晚没睡,“谢谢。”

    陆以诚下颚线紧绷,半晌后才低低地应了一声。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