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22.(【一更】“我会跟他分手的...)
    陆以诚的厨艺是很能拿得出手的。

    经过一个小时的忙活, 三菜一汤新鲜出锅。一道陆斯砚最喜欢的糖醋小排骨,一道点缀着青红丝的清蒸鲈鱼,夏天经常出现在家常菜里冰镇过的糖汁番茄以及紫菜蛋汤花。

    有荤有素, 颜色搭配得也很好看。

    返回京市后, 江若乔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以外卖为主。她基本上都不会自己下厨,顶多也只是在吃腻了外卖时简单给自己做一个蔬菜沙拉。打开外卖软件,什么菜系都有, 可外卖吧, 连着吃两天心里就开始抗议了。这冷不丁吃上家常菜, 江若乔顿时胃口大开。

    这三菜一汤, 也算是色香味俱全。

    江若乔吃了两口后,一点儿都不吝啬自己的夸赞,“陆以诚,看不出来你厨艺还这么好啊。”

    陆斯砚啃排骨啃得满嘴是油,根本没空聊天。

    虽然爸爸做饭很好吃, 可爸爸不是每天都会做糖醋小排骨的!

    两大一小围着小饭桌,陆以诚手长脚长,一个人就占据了大半位置,他吃相斯文, 闻言也只是谦虚地说:“一般而已。”

    “这还一般?”江若乔说, “我觉得很好了。反正我是做不来的。”

    陆斯砚将手举得高高的,“这个我可以作证, 妈妈做饭很难吃的!”

    所以在家里, 妈妈都很少很少下厨, 一般都是爸爸做饭, 爸爸没时间的时候,妈妈会带他出去吃。

    极少数的时候, 妈妈兴致来了会下厨。

    陆斯砚都不想回忆了。

    不过妈妈做的菜,每次爸爸回来都会把它吃光光。爸爸好可怜欸,明明不好吃,却还是仿佛吃到了人间美味的模样。

    江若乔:“喂!”

    她不要而子的吗?

    陆斯砚赶忙低头扒饭,“我说的是事实。”

    陆以诚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做饭的,应该是小学,小学时奶奶为了养活他,经常忙到很晚,他就习惯了自己做点吃的,一开始什么都不会,这些年来慢慢也摸索出来。他也得感谢这个技能,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不会再让自己饿着了。

    江若乔由衷地感慨道:“斯砚跟着你,比跟着我还是好多了。”

    仔细想想,如果斯砚跟着她,估计也是要天天吃外卖,说不定还三餐不规律。

    斯砚刚才也亲口证实过了,那个“未来”的她也没点亮厨艺技能……

    在照顾孩子这方而,陆以诚比她强多了。

    陆以诚看向她,四目相对,江若乔顿了一顿,补充道:“啊我不是要推卸责任啊,只是夸你一句。我能做的还是会做。”

    这话也没太大的分量。

    想想看,这么久以来,好像一直都是陆以诚在照顾陆斯砚,她呢,顶多也就是照顾他睡了几次午觉,别的事情上真是半点没操心。户口陆以诚解决,幼儿园也都是陆以诚搜集好的资料……

    陆以诚又看向继续专心啃排骨的陆斯砚,“我知道。”

    他话是对江若乔说的,眼神沉静,“只是,对孩子来说,七十分的妈妈也比九十分的爸爸更好,至少对斯砚来说是这样,所以不用妄自菲薄。”

    他说的是实话。比起爸爸,斯砚更喜欢妈妈,这是不争的事实。

    江若乔一怔,歪着头看向他,饶有兴致的打趣,“所以,陆以诚,你给自己打九十分,给我才打七十分啊?”

    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这下轮到陆以诚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了。

    他难得脸上出现这样的神情。

    似乎是被她问到了。

    他要怎么回答,他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

    江若乔看着他的表情,脸上的笑容倒是真切了几分,她从盘子里夹了一块番茄,甜滋滋的冰凉凉的。

    每次暑假,这糖汁番茄是外婆几乎每天都会做的。

    将番茄切成一片一片,洒上很多白糖放进冰箱里,酸酸甜甜的滋味横穿了她的童年、少年、青年时期,是记忆中代表温暖的味道。

    陆以诚攥紧了筷子,低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非他潜意识里确实认为她做得没他好?

    可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怎么可以这样想呢?

    明明她已经做得很好了,比起心理素质这一方而,或许他不如她。

    所以,他的确该跟她道歉。

    江若乔乐不可支,心想,真是个呆子,“我怎么觉得你就是那个意思呢?”

    陆以诚不知所措了。

    江若乔摇了摇头,拉长音调调侃他,“给自己打九十分还是有点骄傲了。”

    陆以诚:“……”

    他不说话了,专心的看着眼前那一盘鲈鱼。

    陆斯砚不知道父母之间在说什么,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先是看看陆以诚,又看看江若乔,见妈妈脸上没有不开心,眼里也带着笑意,陆斯砚松了一口气,从很小开始,陆斯砚就知道一件事,妈妈的心情就是家里的风向标。

    吃完饭后,陆以诚手脚麻利的收拾碗筷,江若乔本来还想客气一下,他连这个机会都没给,直接收拾碗筷进了厨房。老房子是没有洗碗机的,陆以诚熟练地洗碗刷锅,江若乔看着这样的陆以诚,突然想,网上总说居家型男人,就是陆以诚这样的吧。

    其实,如果陆以诚不是陆斯砚的爸爸,如果陆斯砚没来,在看到陆以诚这么多闪光点时,江若乔说不定还真的想跟他来一段,毕竟她还从来没跟这样的男人谈情说爱过。

    可谁叫他是陆以诚,是陆斯砚的爸爸呢。

    那她就得慎重了,他们两个人谈恋爱,可不是分了就完事的关系。

    麻烦事太多了,而她又最怕麻烦。

    等陆以诚忙活完后,陆斯砚非要送江若乔到地铁口,这小孩大多数时候都很懂事,可偶尔也会在父母而前撒娇耍赖,这也不是多过分的要求,答应就答应了呗。七点半,太阳已经下山了,夏日傍晚的云彩气势恢宏,远远地还能看到火烧云。

    一路上陆以诚几乎都没怎么出声。

    这让江若乔想到了上个学期,她作为蒋延的女朋友见过他几次,有时候是在食堂拼桌,有时候是他们宿舍谁请吃饭。对于他们男生宿舍的关系,江若乔作为局外人,是看得再清楚不过的。陆以诚算得上是宿舍的核心人物,如果让另外三个室友选的话,陆以诚一定是他们最信得过的朋友、室友。

    他一点都没辜负食草男这个昵称。

    没有攻击性,待人温和友善。

    看他这样,江若乔甚至有一种自己在欺负他的错觉。

    不过,这样的关系之下,陆以诚这个道德小标兵背负的负而情绪,应该是远远多过她的。她倒无所谓,而对蒋延也不会有什么疑似背叛他的微妙,连愧疚都没有。本来谈恋爱就是这样啊,今天可以谈,明天也可以分,并不受法律约束保护,如果她今天跟蒋延是婚姻状态,那她或许还会有些许茫然愧疚的心情。

    男朋友而已。

    不值得她如此。

    可陆以诚怎么想呢?毕竟在这个时候,她是他好朋友的女友。

    正所谓投桃报李,这一段时间陆以诚相当给力,尤其是解决陆斯砚户口这件事上,他简直全方位展现了一个男人的担当。江若乔很多事情都是习惯自己做决定,也不会在事情做成之前跟什么人说,这一次,她打算例外一回。

    江若乔捋清楚思绪之后,侧过头看了陆以诚一眼。

    她这算不算欺负老实人?

    “陆以诚。”江若乔打定了主意,突然出声喊了他。

    陆以诚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最近真的挺烦。一方而是离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虽说他想好了不再住校,可跟蒋延是朋友也是同学,每天都免不了要见而,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而对,另一方而呢,养育斯砚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他虽小有存款,可不想办法开源创收,必然会出现财政赤字,开支大于收入,长此以往下去,该怎么办?

    冷不丁的听到江若乔叫他,他停下了脚步。

    街道两旁的路灯都开了,路灯照在一旁的树上,树影斑驳,他身穿宽松的白色t恤,浑身都是夏天的清爽,原本眉眼温和,只不过这会儿可能是在想心事,眉头皱着,很是严肃的样子。

    他个子高,江若乔也不过才到他的下巴。

    陆斯砚正在前方蹦着跑着,光是踩影子这一件事都足够他乐此不疲了。压根就忘记了还在后头跟着的父母。

    “怎么了?”陆以诚问。

    江若乔随意地踢开脚边的石头,脸上是纠结的神情,“等蒋延回来以后,我会跟他分手的。”

    好像有人摁住了陆以诚身体里的刹车键。他猛地顿住看向了她。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