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15.(磨刀石。)
    陆以诚跟陆斯砚走后,江若乔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她对蒋延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不是亲妹不是堂妹表妹,那一定是他生活中很熟的人,不然以他的性格,不会拉她到朋友组队的游戏中,更不会跟朋友们说是“妹妹”,既然很熟,那么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这个人一定也会在蒋延的社交工具上留下痕迹。

    有句话说得没错,真要较真起来,每个女人都是福尔摩斯。

    江若乔是真的不太在意“出轨”这件事,因为随着这件事的发生,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分手。

    同样的,“出轨”了的男人,也不值得她费尽心思的体面分手。

    她现在要证实的事情,只是蒋延跟这个妹妹究竟是什么关系,这样她才能想好下一步要怎么做才好。

    是星星不是月亮。

    她不打游戏,也没必要特意去下载游戏,去游戏里找出这个人来。

    蒋延的朋友圈,跟她不是好友关系的互动她也看不到。

    于是转战微博。

    蒋延的微博跟僵尸号似的。

    粉丝数量少,他自己也不怎么发微博,一般都是转发她的,一点儿都不活跃。

    她还是很有耐心的一翻到底,没有错过任何一条评论转发,终于让她在两年前的某一条微博的“赞”下面找到了可疑痕迹。

    来自于“是星星啊”的赞。

    虽然现在微博还没有访客记录,不过江若乔一向谨慎,她果断地切换了小号,这才点进去看了这人的微博。

    “是星星啊”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学生。

    粉丝数量也不算多,不过她很喜欢分享生活。

    江若乔翻遍了她所有的微博,得出了三个很有用的信息——

    第一,这个女生很有钱,应该是富家小姐。

    第二,这个女生发的几条微博定位中,是名门华府。正好跟蒋延家是同一别墅区。好巧。

    第三,这个女生现在就在海岛!

    女生这几天发微博频率比较高,几次定位都是在海岛某区。

    有这么巧合的事吗?

    更重要的是,前两天吃椰子鸡时,她拍饭桌,有一只手入镜了,江若乔一眼就认出那是蒋延的手。

    还有去年年底时,女生发了放烟花的照片,九宫格照片中,有一张照片里有一个人的背影。

    依然是蒋延。

    看来这个人就是蒋延带到游戏里的“妹妹”。

    陆以诚今天如果还有什么事没说的话,应该就是这个“妹妹”也在海岛。

    江若乔连微博的评论转发都没放过。

    用了快两个小时,知道了女生叫可星,今年刚满十八岁,本来是要出国留学的,但家里长辈不放心,所以这一次她留在国内读书,高考考得也还不错,拿到了京市一所大学的通知书。

    小女生的情感很细腻,有几次是在深夜时发的微博,言语中有些伤感、有些甜蜜,江若乔一眼就看得出,小女生心有所属,她的暗恋静悄悄的,可能是带着先入为主的观念,直觉告诉江若乔,这个可星喜欢的人,八成是蒋延。

    少女情怀总是诗,尤其是无果的暗恋,就连江若乔看了,都忍不住感慨一句:缠绵悱恻。

    多般配呀。

    家世背景应该是差不多的,毕竟都住在同一个别墅区,这次又是一起出游,肯定是长辈组的局,能玩得到一块儿去,双方家长必定实力相当。

    可星也发了自拍照和他拍照的,长相虽然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美,可整体来看很舒服,清纯而不失婉约,蒋延外型也很出色,两人站在一起,想必也是男方高大俊朗、女方小鸟依人。

    江若乔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只是难过的情绪太过渺小。

    难过又有什么用呢?

    能折现吗?除了让自己看起来很懦弱很可怜,还有什么用处?

    江若乔谈过两三次恋爱,对蒋延,也跟对其他两任前任是一样的。她的的确确是喜欢他们,如果没有喜欢,只是看条件,那恋爱谈得也是索然无味,她现阶段也不可能想到结婚那么久远的事,在年轻的时候自然是要享受恋爱带来的快乐。可如果要说她的喜欢很深很深,那也的确夸张了。

    闺蜜说过,如果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分手是不可能那样平和的。

    每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到最后分开时,无一不是痛彻心扉。可能有的人,一时之间是麻木的,是放松的,可随着时间推移,那些回忆会逐渐浮上心头。

    可江若乔呢,她没有。

    真正相爱过,又分开了的情侣,大部分都是抱着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的决心,要永远与这个人划清界限。

    闺蜜说,江若乔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喜欢过谁。

    江若乔不信,她那是成熟。

    非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到分手时动筋伤骨、彻夜难眠才行吗?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反正她觉得自己这样挺好的。

    *

    这边,江若乔还在计划着该怎么将分手这件事提上日程。

    海岛这里,日落西山,蒋延陪着母亲散步。母子俩难得有这样悠闲的时候,海岛的景色美不胜收,此时此刻,橘色的光芒洒满了整片大地,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还能依稀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椰林树影、水清沙白,分外惬意。

    蒋母今年四十多岁了,柔顺的长发挽起,穿着碧青色的长裙,岁月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可她很从容,气度非凡。

    两人在某一处时,蒋母停了下来,指着不远处的度假村,眼里有着厚重的思念,“好多年以前,你爸爸陪我来这边散心,他就说过,想在那片地上打造一个度假村。”

    蒋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他看也没看那边。

    这些年来,他也算是尝尽了人情冷暖。蒋延的人生,十岁这一年算是分水岭,十岁之前,他是企业家蒋文远的独子,蒋文远一手创建了自己的事业王国,事业有成、夫妻恩爱、儿子聪明伶俐,只可惜,商场的风向也是瞬息万变,蒋文远的底蕴不算深厚,家庭背景也不及别人,真到了翻天覆地的时候,他几乎束手无策,只能看着大厦倾倒。

    蒋文远也死于一场意外事故,他走后,蒋氏成了一盘散沙,再之后,申请破产。

    十岁之后的蒋延没了家,那个崇拜仰望的父亲也不在了。

    这些年来,蒋延并不想再回忆起以前的种种,也不想听母亲说父亲当年是如何的意气风发。

    他们都应该接受现状。

    蒋母叹了一口气,“这几年来,我很少梦到他了。现在你上了大学,成人了,你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太多,只是,阿延,你别忘记你爸爸,你爸爸最疼你了。也别怪他,他身不由己,如果可以,我想他比谁都想看到你长大成人。”

    “别说了。”蒋延打断了她,“妈,我知道您不是很开心,要不您辞职吧?”

    蒋家倒了以后,蒋母也没有一蹶不振,她还有儿子,正好那个时候,她过去的好友缺一个助理,便给她打了电话,问她愿不愿意。

    两人在读书时代,蒋母永远都是最出色的那一个,现在却要给处处不如自己的朋友当助理,蒋母也犹豫了很久,但她还是答应了。只因为她不想离开这个圈子,给林太太当助理,她还能跟着林太太接触到那些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信息,她可以时刻保持着敏感度,而且,林太太开的薪资也的确很高,她可以给儿子稍微好一点的生活。

    林太太允许她住在林家别墅,在别墅里,她有自己的套房,儿子也可以住在这里。

    她不希望儿子脱离这个圈子。

    她不希望儿子成为芸芸众生中不起眼的人。

    所以,她让儿子融入到林家,看看林家两位继承人平日里是怎么说话的,是怎么待人接物的。她每个月的工资她没有一分是花在自己身上,她会给儿子买低调奢华的品牌衣物,每次她出门给林太太置办什么时,她都会让儿子陪着,让儿子看看,一掷千金是什么样子。她很需要这份工作,因为只有在这里,她儿子对外,对不知情者,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蒋家独子。

    然而,她的心思,她不会让儿子知道。

    在儿子这里,在外人眼里,她只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了儿子的好妈妈。

    “辞职?”蒋母微笑着摇头,“我在林家已经呆了十年,习惯了,而且,辞职了我们母子俩住在哪里?阿延,你放心,妈妈不会成为你的负担,会尽力给你存钱,以后支持你成家立业。”

    蒋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不过母亲说得也有道理,她毕竟在林家呆了十年,在林家她过习惯了,如果辞职以后,他们母子俩再出来租房,母亲不一定能适应。

    蒋母有心想提一提林可星,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还不到时候。

    她希望她的儿子跟丈夫一样,再重现往日辉煌。

    她比谁都知道儿子很有才能,能力有、才华也有,如果说儿子是一把刀,那现在的儿子,也是一把没有开刃的刀。

    还差磨刀石啊。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可以自由穿梭无〕〔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