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渣了影帝〕〔战神奶爸〕〔大明次子〕〔甜妻有喜:禁欲大〕〔一胎三宝:夫人又〕〔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综武江湖:我为大〕〔我在诡秘之主打破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09.(“我的荣幸。”...)
    江若乔做事喜欢速战速决。

    她不会自欺欺人,做亲子鉴定这件事必须得尽快。结果不会因为拖延而有什么变化。身为一个很有偶像包袱的人,她必须得将一切可能影响到她未来的因素都扼杀在摇篮中。

    所以做亲子鉴定的地点不能在京市。

    她决定带着陆斯砚去邻市。

    除此之外,她还不能让人看到她。昨天下午她就买了不少东西,有假发套、衣服鞋子……她要把自己重新装扮一番,力求达到亲妈站在她面前都认不出她来的程度。

    在她娴熟的化妆手法之下,再戴上假发套、无度数的黑框眼镜,以及跟她以往风格完全不符的工作套装,站在镜子前,她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

    翻车是不可能翻车的。

    这些年来她在网上吃瓜无数,早就从那些人的经历中吸取了宝贵的经验。

    当然做人也要学会未雨绸缪。

    陆斯砚的事情不会被人知晓,那自然皆大欢喜,不过她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要是有一天被人曝光了呢?算算年纪,如果被人诬蔑她十五岁生孩子,那才是彻底翻车。因此她昨天在跟那父子俩道别之后,火速的联系了以前的几个朋友,看看她们手里有没有那个时候的合照。

    几个朋友都表达了疑惑。

    她的理由也很充分:“我怕哪天我红了,有人说我整容,我现在先把从小到大的照片视频整理好,这可是力证啊。”

    几个朋友:“我踏马…………”

    “瑞思拜了……”

    “江小乔,你快去当明星吧,粉你我永远不用担心塌房。”

    也是因为江若乔从小到大谨慎到了极点的性子,至今为止,她人生中还真没有类似翻车的经历。

    谈的几个男朋友,最后好聚好散不说,一个个都称得上是中国好前任,被说是泼脏水,那几个哥可都发誓表态了,以后只要她开口,一定两肋插刀、义不容辞。

    她不会给人留下一点点的把柄,甚至她同性缘也很好,就算是有过隔阂的,也不会真闹起来。

    她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考虑到最坏的结果,然后事先做好防备工作。

    江若乔:“什么时候娱乐圈是你们家开的,我就去当明星,比心心~”

    等照片跟视频整理好了,她再慢慢地以“怀旧”为主题放在社交账号上。

    第一,证明她这张脸纯天然。

    第二,哪天陆斯砚真被曝光了,也不要被人误会她未成年怀孕生子。

    完美~

    江若乔出发前往陆以诚家。

    看着陆以诚手机短信发的地址,江若乔叹了一口气。

    还好她已经想通了,完全不会把陆以诚当成未来老公,不然这会儿她真的要怀疑一下未来的自己脑子里究竟进了多少水。

    *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能难倒陆以诚的。

    一开始陆斯砚出现时,陆以诚根本就不会照顾小孩,他也不觉得自己能做得好这件事,一个星期过去了,陆以诚在给人当奶爸这件事上,越发熟练。

    一大清早,他带着小孩来了洗手间。

    给小孩挤了那很贵的牙膏。

    在小孩稀里糊涂刷了牙后,他一顿操作,给小孩洗了脸,又将一头乱了的小卷毛打理得可以立马去拍广告。

    在洗漱的途中,陆以诚还不忘准备早餐,可谓是有条不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陆以诚在吃这方面,不会太苛刻自己,陆斯砚来了以后,早餐就更丰盛了,在放假的时候,陆以诚很少会在外面买早餐。

    早餐有水煮蛋、鲜牛奶以及糯玉米。

    父子俩吃相都一样,一人一根糯玉米。

    “今天她会带你去做个检查。”陆以诚说。

    陆斯砚很淡定,“我知道的,又要拔头发嘛。”

    如果陆以诚跟江若乔再大一点,可能他们心思会更细腻,至少会考虑到小孩的想法,也会担心小孩会不会有心理阴影,可现在……他们太年轻了,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接受这件事并且承担起育儿的责任,已经很不错了。父母这个身份,太重太重了。别说是江若乔,就是陆以诚都没适应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这个事实。

    还好陆斯砚这小孩神经粗,又或者说,他很聪明,聪明到也能接受现状,聪明到,可以接受现在还不爱自己的父母。

    或许有的小孩就是这样。

    无论父母是否爱自己,他们在受够伤害之前,都会选择毫无保留的热爱父母。

    陆以诚点头,“你乖乖的,听她的话。”

    “没有人比我更听她的话了。”陆斯砚说,“论听她的话,我第一名,爸爸都只是第二名。”

    陆以诚:“……”

    他不相信。

    “是的。阿敏说我跟爸爸见了妈妈,就像老鼠见了猫。”陆斯砚又说。

    陆以诚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这应该不算是多让人骄傲的事。”

    “对了,我还是要提醒你,暂时不要叫她妈妈。”陆以诚再次提醒,“在外面也不要这样叫她,我倒还好,她年纪轻轻,一看就是学生,你一个五岁小孩在外面喊她妈妈,别人会注意她,也会多想的,对她不好。”

    陆斯砚:“……你看我敢喊她吗?”

    他又问,“那我在外面叫她什么?”

    陆以诚:“你问她吧。”

    这时,陆以诚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是江若乔发来的短信。

    “她说她还有十分钟到楼下,让我们准备一下。”

    陆以诚给陆斯砚的水杯里装满了水后,这就带着他下楼了。

    为什么这么快?

    因为陆斯砚说了:“妈妈最讨厌等人,爸爸你忘记了,有一次我跟妈妈等了你十分钟,妈妈说……”在这里,陆斯砚小朋友停顿了一下,努力学着江若乔说话的样子,惟妙惟肖,“陆以诚,你是从国外赶过来吗?”

    陆以诚一怔,可能是陆斯砚模仿得太有意思了,他眼里也有了些淡淡的笑意。

    两人下了楼。

    江若乔走进这个老旧小区,远远地就看到那出色的高颜值父子俩站在大树下。

    很好。

    离她说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他们提前下来了,她也不用像个傻瓜一样等他们。

    一大一小,十分惹眼。

    陆以诚自然不用说,尽管他被冠以食草男这个称呼,不可否认的是,温润友善的气质,更令人有安全感。之前就有小学妹说过,大晚上的如果电梯里的人是陆学长,那她就像是回了老家一样安心。他令人感到安全舒服,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那些学生家长都很喜欢他,也很放心他当家教吧?

    今天他穿着宽松的白色短袖,万年不变的休闲裤,脚上是一双帆布鞋。

    他身材挺拔清瘦,站姿很正。

    现在很多高个子的男生都有驼背的习惯,他没有,他如同白杨一般,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说的应该就是他这样的人了。

    陆斯砚也是结合了父母最优良的基因。

    一头自然卷就很加分,他眼瞳明亮,还有着婴儿肥,脸上也肉嘟嘟的,皮肤很白,就跟那些ins上的潮小孩一样。

    江若乔是一眼就看到了他们。

    而这对父子俩,是直到她都快走到他们跟前了,也没认出她来。

    还是江若乔主动出声:“陆以诚。”

    陆以诚循着声源,视线僵直,挪到了两米外的女人身上。

    女人一头泡面卷。

    穿着明显大一号的灰色套裙。

    戴着笨重的黑框眼镜,就连脸色都是蜡黄的。

    陆以诚有些不确定:“江若乔?”

    江若乔快步走到他面前来,“是我。”

    陆斯砚都诧异得不得了。

    “妈……”他是准备喊妈妈的,却想到了陆以诚的叮嘱,反应奇快的果断改口,“妈耶!这是哪里来的天仙啊!”

    陆以诚:“……”

    江若乔被逗笑了。

    她经常笑,不过大部分时候都不是开怀的真笑。

    这一次是真正的在笑。

    这一笑,给她伪装的平庸容貌增色几分。

    她走过去,探出手摸了摸陆斯砚的头发,“不错,小朋友,你这张嘴我太喜欢了。”

    陆斯砚打蛇上棍,踮起脚尖,用脑袋拱了拱她的手心,“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不管怎么样,都是天仙~”

    陆以诚觉得很肉麻。

    这话是怎么说得出口的?

    他赶紧转移话题,“你怎么这个样子?”

    江若乔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不好看吗?这是今年流行的妆容还有打扮。”

    陆以诚:“……”

    他发现他可能真的跟时尚绝缘。

    他也实在困惑,可能他的眼光比较独特,跟不上大众的步伐。

    “好吧。”陆以诚低头看向手表,“我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估计要到下午三点半以后就没事了。”

    江若乔:“好。”

    她连准备去做亲子鉴定要用到的身份证都是假的。

    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实信息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因为刚才陆斯砚的嘴巴太甜逗笑她了,她这会儿心情颇好,伸出手来,眉眼弯弯地说:“走吧,小帅哥,你今天的时间都是我的。”

    陆斯砚也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毫不留恋的离开了陆以诚,牵着江若乔的手,继续肉麻输出:“我的荣幸。”

    陆以诚扶额。

    未来的自己究竟是怎么养小孩的?

    怎么儿子一副油嘴滑舌的模样,太不稳重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好色小姨〕〔严厉寒宋襄免费阅〕〔偷香(杨羽)〕〔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我是龙傲天他惨死〕〔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七步之内又准又快〕〔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从零开始不做魔王〕〔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一步一繁华〕〔重生农女种田有空〕〔末世之进化为高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