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披着马甲的我被当〕〔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
咸菜馆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07.(他只想稳住她。...)
    一旦在脑海里加入“这小孩可能是我未来儿子”这个设定,江若乔再看陆斯砚,心情复杂是复杂,可也自发地,将他跟别的孩子区别开来了。

    仔细看看再看看,这个小孩子,的确还真是像她跟陆以诚。

    不过像她更多。

    江若乔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孩子打交道。她是怕麻烦的人,别人吵架时都恨不得绕道而走,对破坏力十足的小孩子更是敬而远之。

    可陆斯砚是什么人?他可是幼儿园的园草,上到园长妈妈,下至小班的小学妹,就没有不喜欢他的。

    更重要的是,他给江若乔当了五年的儿子,论了解妈妈,没有人比他更在行。

    陆斯砚滴溜溜的眼睛一看,就知道妈妈是什么意思。

    他跟邀功似的主动找话题说道:“你知道爸爸是怎么知道你的电话号码的吗?”

    这一次他学乖了,没有直接喊妈妈。

    江若乔顺着他的话问:“怎么知道的?”

    陆斯砚立马探出手将胸脯拍得作响,“我背出来的,你们俩的电话号码我都背得出来,身份证号也背得出来!”

    爸爸妈妈说了,要将家里的主要信息都记下来。

    这样哪天不小心走丢了,他也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江若乔笑,“你还知道什么?”

    她突然意识到这是个了解未来的好机会。

    “家里地址你知道吗?”

    陆斯砚点头,生怕江若乔不相信,语速奇快的回:“麒麟街道景山路书香苑12幢1302室!”

    江若乔:……居然不是别墅。

    所以陆以诚未来并没有成为大富翁。

    她用手机搜索了一下书香苑,目前那一块并没有这个楼盘。

    不过景山路现在就存在。

    怎么说呢,地段不算好,附近地铁站都少得可怜。

    离市中心地区都有十几二十公里远。

    有两个可能,一,未来这里会被开发成为好地段,二,未来她跟陆以诚混得还真不算很好,只能买得起稍微偏僻地段的房子。

    两种可能一半一半。

    毕竟按照小孩的年龄来算,那都是十年后的事。

    江若乔简直是幻灭了,她很矛盾,骨子里既有自视甚高的一面,但同时,关键时刻也足够有自知之明,所以,当初那个肥鬼导演要她去拍网剧时,她能一口拒绝,因为她知道,自己没人脉没背景没资源,到娱乐圈去别说出不了头,到时候被人坑了卖了搞不好还要帮人家数钱。

    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条件,看再多的玛丽苏文,也没做过嫁入豪门的梦。

    不过她也不差呀。不嫁豪门,嫁个很有钱途的男人,她不觉得这对她来说多么难。

    结果现在告诉她,她未来会跟陆以诚当一对“清贫夫妻”,两个人一块儿奋斗,如同这京市所有普通的夫妻一样,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江若乔忍着又问道:“那家里有几个房间你知道吗?多大你知道吗?”

    陆斯砚:“这怎么说呀!”

    江若乔镇定下来,干脆站起身来,对着这周围比了比,“有这么大吗?”

    陆斯砚:“好像有。”

    江若乔放心了,刚才粗略的做了个示范,应该不是蜗居。

    “那我们家里有车吗?”江若乔又问。

    陆斯砚努力想了想:“还没有。爸爸妈妈出门都是带我搭地铁!”

    正在这时,陆以诚回来了,他见这母子俩聊得开心,心里也放心了。

    陆以诚看了看手表,“快一点了,斯砚有午睡的习惯,我先带他回去休息。”

    江若乔神情涣散,“哦。”

    陆以诚又说:“对了,我暑假都在给两个学生当家教,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今天下午学生家里有事就没课,之前一个星期,我都是让斯砚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电视,说实话,我觉得不太安全,但也确实没别的办法,我也实在不想给学生辅导功课时分心,所以,你看你这边能不能帮忙分担一下?”

    江若乔:“……”

    她也很为难,“我其实现在提前这么久返校,也是因为有工作在身。”

    见陆以诚不说话了,江若乔也没有要逃避的意思。

    真要逃避,刚才就我不听我不听了。

    “不过我们可以对一下时间。”江若乔说,“我的拍摄时间不能确定的,如果你外出的那一段时间我正好有时间,我可以来。”

    她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而且,如果小孩真是跟她是血缘上的母子关系,她想逃避也逃不了啊。

    她似乎天生就有这样的习惯,一件事情发生时,她总会去做最利于自己的那个决定。比如现在,难道是因为母亲的天性吗?见鬼了,她都没当过母亲,天性什么的不存在。她心疼小孩吗?她更心疼自己。

    不管不问,只是短期内看似对自己最好的决定。

    实际上呢,她会不会每天担忧陆以诚将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现在拼命地想要推卸责任,只会让陆以诚觉得她这个人很糟糕。那以后出了什么事,他们还能够有商有量吗?在需要的时候,他还会愿意配合她吗?显然不可能。

    陆以诚的想法她也看出来,他就是想让她跟他一起承担。

    他看似温和友善没什么脾气,可她也不敢忘了他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人,把他逼急了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陆以诚见江若乔这样通情达理,一时之间,眉目舒展开来。

    现在的结果,已经比他预想中的好还要好了。

    看,江若乔很冷静地就接受了这件看似荒诞的事,并且她还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他的要求。如果这个人不是蒋延的女朋友,陆以诚还真是接受了未来的他喜欢上她这件事。

    “好。”陆以诚非常满意今天的这场谈话。

    陆斯砚也感觉到爸爸的心情挺不错的。

    但他还是有话要问,“我什么时候能喊妈妈?”

    陆以诚:“别逼她。”

    把她逼急了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对他来说,江若乔就是他的风险平摊对象。

    他只想稳住她。

    *

    目送着父子俩骑小电驴离开后,江若乔这才泄露出一丝真实情绪来。

    草。

    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吗,让她碰到这样的事情?

    江若乔焦躁的是,她的未来怎么就那个样子了呢?

    生活平平无奇。

    二十岁的她,对自己的未来目标一直很清晰。无论是结婚或者不结婚,她都会努力成为……像店主那样的人,有颜有钱有乐趣。这对她来说,并不是多么遥远的目标,毕竟她有着不俗的履历,虽然说现在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都是大学生,可a大的毕业证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她哪怕随便找一份工作,以她自己的能力,都会将生活经营得有滋有味。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算是小有成就了。

    她跟汉服店相辅相成,现在她的粉丝数量也很可观,比起别的人,她的起点已经高出一截了。

    她想不通,干脆拿出手机来,准备匿名发帖——

    如果未来……

    刚打了四个字,她陡然顿住。

    等等。

    不能依照惯性思维去想事情,得从这件事跳出来看才好。

    如果未来……她现在算不算是已经提前知道了未来?

    所以,在陆斯砚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在她知道事情的那一刻开始,那个未来,还会是未来吗?

    不是了。

    江若乔瞬时间乍然清醒。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那随之改变的,也会是未来。

    也许别人会因为知道了未来,干脆躺平选择跟陆以诚提前培养感情,毕竟这时候的想法是“孩子都有了,未来也的确是这样的啊”……

    可江若乔不会,未来之所以是未来,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旦她知道了,那还算什么狗屁未来?

    所以,江若乔,从这一刻开始,不要去想什么未来,不要把陆以诚当成是未来老公,未来已经不一样了。

    她现在要做的事只有两件——

    第一,先确定她跟陆斯砚之间是否真的是母子关系。

    第二,即便有了一个孩子,她也要尽力地不改变生活现状。

    想想看,第一件也就算了,第二件,陆以诚可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因素。

    要是他不配合怎么办?

    要是他有“是的,我跟你有一个儿子,认了吧你是我未来老婆”的想法,那才是要了老命了。

    首先,她要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让他有一种“我打光棍一辈子我也不会喜欢你”的念头才好。

    他不喜欢她、她不喜欢他,这样他们才会有真正共同的目标——绝不让这个孩子影响到他们的生活、未来。

    江若乔叹了一口气,一手托腮,手指在脸颊上点啊点。

    可是让他不要喜欢她,会不会有点儿难?

    一个牡丹,有一天突然得知自己跟好友的女朋友未来有了儿子,抱着这种观念,他一定会注意她。

    他肯定也会纳闷:她究竟有多大的魅力才能让他无视这层关系啊……

    完犊子了,男女之间擦出火花来,第一步就是好奇。

    他现在对她已经好奇了,接着是各种注意揣测。

    江若乔平生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苦恼。

    该怎么做,才能让陆以诚既不会讨厌她、对她各种配合(言听计从),又不会喜欢她呢?

    *

    陆家是一个二居室,实际面积也就四五十平,这个小区的房龄几乎都快三十年了,墙皮斑驳脱落,木地板也被常年日照照得深浅不一,六楼虽然不是顶楼,可站在里面也跟蒸桑拿一样,屋子摆设非常简单,窄小的客厅只有一张木沙发,上面还贴了不少明星的贴纸画,很有年代感。

    陆以诚这一个星期是又当爹又当妈。

    还好陆斯砚有午睡的习惯,这会儿也是真的困了,一回家洗过手倒在床上没一会儿就沉沉入睡了。

    陆以诚轻手轻脚的从房间出来。

    这会儿才有空去看下手机消息。

    他们宿舍也有微信群。

    群里几分钟之前蒋延发了消息——

    其实他们宿舍里,也就陆以诚还算小有资产了。

    另外两个,每个月等着爹妈打生活费。

    蒋延也有兼职,不过他有女朋友,谈恋爱是很花钱的,再加上蒋延这个人吧,也不习惯勤俭节约,就是没谈恋爱之前,他花得也不算少。

    只有陆以诚是一股清流。

    他是完全自给自足。他对学生也很负责,因此,在家教这个圈子里也算是有口碑了,家长们都是互相介绍,他当家教得心应手,也非常稳定,每个月他都有计划固定会存一笔钱到理财,积少成多。

    最关键的是,他这个人还很节俭。

    不该花的钱,一分也不花。

    不抽烟不喝酒,没有多余的社交活动,甚至连购物欲也没有。

    在吃饭这方面,他也不挑,能吃饱就好,a大食堂正好能满足他的需求,除了同学之间的聚餐,他从不会在外面吃饭。

    两年下来,陆以诚还真是存了些钱。

    陆以诚偶尔也会借钱给室友同学应急。

    以往蒋延也不是没借过钱,但这一次陆以诚有些犹豫。

    这种犹豫的情绪,也很折磨他。

    十来分钟后,陆以诚给蒋延转了三千块钱。

    两人私聊。

    蒋延:

    陆以诚:…………

    居然是给江若乔买包么?

    他怎么觉得怪怪的。

    尤其是想到江若乔是他未来妻子,这越发感到微妙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五季〕〔沦陷的妻子〕〔夜的命名术庆尘神〕〔我可以自由穿梭无〕〔严厉寒宋襄免费阅〕〔重生后成了皇帝的〕〔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儒仙〕〔我是龙傲天他惨死〕〔逆天双宝:神医娘〕〔空间种田:糙汉的〕〔好色小姨〕〔蝴蝶与鲸鱼〕〔从全真掌教开始纵
  sitemap